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道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回复: 1

《孔子家语》研读(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沂蒙山人 于 2018-7-12 07:58 编辑

                                           致思第八
原文:
孔子北遊於農山(农山:山名,在鲁国境内),子路、子貢、顏淵侍側(子路:即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鲁国卞人(山东省泗水县泉林镇卞桥人),“孔门十哲"之一,受儒教祭祀。仲由以政事见称,为人伉直,好勇力,跟随孔子周游列国,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子贡,端木赐,复姓端木,字子贡(古同子赣),以字行。华夏族,春秋末年卫国(今河南鹤壁浚县)人。孔子的得意门生,孔门十哲之一,“受业身通”的弟子之一,孔子曾称其为“瑚琏之器”;颜渊,即颜回,尊称颜子,字子渊,春秋末期鲁国人。十四岁拜孔子为师,终生师事之,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孔子对颜回称赞最多,赞其好学、仁人。历代文人学士对颜回推尊有加,以颜回配享孔子、祀以太牢,历代帝王封赠有加。).孔子四望,喟然而嘆曰:「於斯致思,無所不至矣.二三子各言爾志,吾將擇焉.」子路進曰:「由願得白羽若月,赤羽若日,鍾鼓之音,上震於天,旍旗繽紛,下蟠于地,由當一隊而敵之,必也攘地千里,搴旗執聝(聝:通‘馘’,割下的敌方兵士的耳朵),唯由能之,使二子者從我焉.」夫子曰:「勇哉!」子貢復進曰:「賜願使齊楚合戰於漭瀁(漭瀁mǎng yǎng广大貌)之野,兩壘相望,塵埃相接,挺刃交兵,賜著縞衣白冠,陳說其間,推論利害,釋國之患,唯賜能之,使夫二子者從我焉.」夫子曰:「辯哉!」顏回退而不對.孔子曰:「回,來,汝奚獨無願乎?」顏回對曰:「文武之事,則二子者,既言之矣,回何云焉.」孔子曰:「雖然,各言爾志也,小子言之.」對曰:「回聞薰、蕕(薰、蕕xūn yóu,香草臭蒲)不同器而藏,堯、桀不共國而治,以其類異也,回願得明王聖主輔相之,敷其五教,導之以禮樂,使民城郭不修,溝池不越,鑄劍戟以為農器,放牛馬於原藪,室家無離曠之思,千歲無戰鬥之患,則由無所施其勇,而賜無所用其辯矣.」夫子凜然曰:「美哉,德也!」子路抗手而對曰:「夫子何選焉?」孔子曰:「不傷財,不害民,不繁詞,則顏氏之子有矣.」
译文:
孔子向北游览来到了农山,他的学生子路、子贡、颜渊三人在身边陪着。孔子向四面望了望,感叹地说:“在这里集中精力思考人生,没有想不透的问题啊!你们每个人各谈谈自己的志向,我将从中做出选择。”子路走上前来说:“我仲由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白色的令旗像月亮,红色的战旗像太阳;战鼓的声音响彻云霄,缤纷的旌旗地面舞动。我带领一队人马进攻敌人,我一定要夺取敌人千里之地,拔去敌人的旗帜,割下敌兵的耳朵。这样的事只有我能做到,您就让子贡和颜渊跟着我干吧!”孔子说:“真勇敢啊!”子贡也走上前说来道:“我端木赐愿出使到齐国和楚国交战的广阔原野上,两军的营垒遥遥相望,扬起的尘埃遮天蔽日,士兵们挥刀厮杀。在这种情况下,我要穿戴白色衣帽,在两国之间游说劝说,论述交战的利弊,解除国家的灾难。这样的事只有我能做得到,您就让子路和颜渊跟着我干吧!”孔子说:“真有口才啊!”只有颜回站的远远的什么话也不说。孔子说:“颜回,你过来,你就没有什么理想抱负吗?”颜回回答说:“文武两方面的事,子路和子贡都已经说过了,我还说什么呢?”孔子说:“虽然如此,还是各人说说各人的抱负,你就说说吧。”颜回回答说:“我听说薰草和莸草不能储藏在同一个容器中,尧和桀不能共同治理一个国家,因为他们不是同一类人。我希望遇到一位到明王圣主,我来辅佐他们,向人民宣传五教教义,用礼乐来引导他们,使百姓不必修筑城墙(防御),不必逾越护城河(作战),剑戟之类的武器熔化掉铸为农具,平原湿地放牧牛马,妇女不因丈夫长期离家而忧虑,千年再无无战争之患。这样,子路就没有机会施展他的勇敢,子贡就没有机会运用他的口才了。”孔子表情严肃地说:“这种思想品格是多么美好啊!”子路举起手来问道:“老师您选择哪种呢?”孔子说:“不耗费财物,不危害百姓,不费太多的言辞,只有颜回才有这样的谋略啊!”
原文:
魯有儉嗇者,瓦鬲煮食(鬲:lì,古代炊具),食之,自謂其美,盛之土型之器,以進孔子.孔子受之,歡然而悅,如受大牢之饋.子路曰:「瓦甂(甂:biān,小瓦盆),陋器也,煮食,薄膳也,夫子何喜之如此乎?」子曰:「夫好諫者思其君,食美者念其親.吾非以饌具之為厚,以其食厚而我思焉.」
孔子之楚,而有渔者而献鱼焉,孔子不受。渔者曰:“天暑市远,无所鬻也,思虑弃之粪壤,不如献之君子,故敢以进焉。”于是夫子再拜受之,使弟子扫地,将以享祭。门人曰:“彼将弃之,而夫子以祭之,何也?”孔子曰:“吾闻诸:惜其腐饪(腐饪:食物变质),而欲以务施者,仁人之偶也。恶有受仁人之馈而无祭者乎?”
译文:
鲁国有个很节俭的人,用土陶灶具煮饭,吃了之后觉得很鲜美,就用很普通的小瓦罐盛去献给孔子。孔子接受后,感到非常高兴,像是接受了祭祀中用的牛羊猪的大牢的馈赠一样。(学生们觉得奇怪)子路就说:“土陶灶具是粗陋的器皿,煮出来的食物,是很平常的饭肴,先生为什么这么高兴呢?”孔子说:“我听说爱劝谏的人常惦着自己的君王;人们在吃香美食物的时候,大多是想着自己的亲人(父母)。我幷不是因为这食物多好而高兴,而是因为他吃到香甜的饭菜而想到了我,把我视为他的亲人了!”
孔子到楚国去,有一位打鱼人送给他一些鱼,孔子不肯接受。打鱼人说:“反正天热市场又远,已经无法出卖了,我想扔到粪堆上,不如送给先生,所以敢于进献给您。”于是孔子拜了又拜,接受了这些鱼。然后让弟子把地打扫干净,准备祭祀。弟子说:“人家本来要扔掉的东西,而先生却要用来祭祀,这是为什么呢?”孔子说:“我听说,怕食物变质而把它送给别人的人,是仁人一类的人。哪有接受了仁人的馈赠而不祭祀的呢?”
原文:
季羔(即高柴,字季羔,也称子羔,孔子弟子)為衛之士師(士师:士师,《周礼》列为秋官司寇之属官。掌禁令、狱讼、刑罚之事。古代对执法官员之通称。),刖人之足,俄而衛有蒯聵之亂,季羔逃之,走郭門,刖者守門焉.謂季羔曰:「彼有竇.」季羔曰:「君子不踰.」又曰:「彼有竇.」季羔曰:「君子不隧.」又曰:「於此有室.」季羔乃入焉.既而追者罷,季羔將去,謂刖者:「吾不能虧主之法而親刖子之足矣,今吾在難,此正子之報怨之時,而逃我者三,何故哉?」刖者曰:「斷足固我之罪,無可奈何,曩者君治臣以法令,先人後臣,欲臣之免也,臣知獄決罪定,臨當論刑,君愀然不樂,見君顏色,臣又知之,君豈私臣哉?天生君子,其道固然,此臣之所以悅君也.」孔子聞之曰:「善哉為吏,其用法一也.思仁恕則樹德,加嚴暴則樹怨,公以行之,其子羔乎.」
译文:
孔子的弟子高柴(字季羔,也叫子羔),憨直忠厚,在春秋时期,担任卫国的执法官。有一次,有一个人犯了法,季羔按刑法,下令砍掉了他的脚。不久,卫国发生了卫灵公之子蒯聩称兵作乱之事,季羔因此逃了出来。当季羔逃到了城门口时,竟发现守城门的人,正是那位被他砍掉脚的人。这位守城人,一看是季羔,不但没有借机抓他,反而告诉季羔说:「那边有一个缺口,可以逃出城去。」季羔答道:「君子是不会去爬墙的。」守城人停了一下,想了想,又告诉季羔说:「在那边有一个小洞,也可以爬出城外。」季羔又答道:「君子是不会从狗洞里钻着出去的。」搜捕的人眼看着就要到了,危急之下,守城的人左右看看,马上告诉季羔说:「这儿有一间房子,先生您或许可以先藏一下。」于是季羔就躲进了房子里。过了不久,追捕的人停止了搜索。当季羔准备离开时,对守门人说道:「以前,我不能违背君主制定的法令,亲自下令砍了你的脚,如今我在危难之中,这正是你报仇雪恨的好时机,你反而三次让我找机会逃走,这是为什么呢?」被砍掉脚的守城人说:「砍了我的脚,是因为我犯了罪,这是无可奈何之事。可那时,您按法令来治我的罪,是先将别人治罪,最后才给我行刑,是希望我能得到机会侥幸赦免啊!我知道案情已经查明,罪行也已判定了,可等到要宣判定刑的时候,您那忧愁的样子,都显现在了脸上,我是看在眼里的,难道您对我心存怜悯吗?天生君子,原来是这样的啊。这便是我敬重您的原因。」孔子听说了此事,不免赞叹道:「高柴真是善于当官理政啊,他在执行法令的时候,心存仁爱宽恕树立了恩德,如果严酷暴虐就要结成仇怨。秉公办事,仁爱存心,这就是高柴的为人啊!」
原文:
孔子曰:「季孫之賜我粟千鍾也,而交益親,自南宮敬叔之乘我車也,而道加行.故道雖貴,必有時而後重,有勢而後行,微夫二子之貺財(貺:kuàng赠送),則丘之道,殆將廢矣.」
孔子曰:「王者有似乎春秋,文王以王季為父,以太任為母,以太姒為妃,以武王周公為子,以太顛閎天為臣,其本美矣.武王正其身以正其國,正其國以正天下,伐無道,刑有罪,一動而天下正,其事成矣.春秋致其時而萬物皆及,王者致其道而萬民皆治,周公載己行化,而天下順之,其誠至矣.」
译文:
孔子说:“是季孙氏供给了我很多粮食,我把这些粮食分给了大家,(大家没有了生存困难)这样就和大家的关系更加亲密了;是南宮敬叔请求国君给我派了车马,我才能西去各国游历,学问思想得以提升。所以说呀,学问修养及道德思想确实重要,但也要通过一定的时间的积累才能提升,也要看机遇才能得以施展,如果没有季孙和南宮两位赞助的财物,我孔丘的学术思想,恐怕早就荒废了!”
孔子说:“能统御天下的人就好像万物按照季节变化生长一样。文王有王季这样的父亲,有太任这样的母亲,有太姒这样的夫人,有武王、周公这样的儿子,有太颠、闳天这样的大臣,所以他的生存环境根基太完美了。周武王首先大力提升自己的修养,然后才把自己的国家治理治理的井井有条,然后使天下得到了很好的治理,他能讨伐暴虐无道的国家,惩罚犯罪分子,所以自身一有举措,天下就步入正道,功业就成功了。春夏秋冬按照正常的规律轮回,那么万物的生长就会正常;身为王者遵循正确的人间道理做事情,那么百姓都会幸福安康。周公以身作则来教化天下百姓,天下百姓就都归顺了他,他的诚心正意已经达到最高境界了。”
原文:
曾子曰:「入是國也,言信於群臣,而留可也;見忠於卿大夫,則仕可也;澤施於百姓,則富可也.」孔子曰:「參之言此可謂善安身矣.」子路為蒲宰,為水備,與其民修溝瀆,以民之勞煩苦也,人與之一簞食一壺漿.孔子聞之,使子貢止之.子路忿不悅,徃見孔子,曰:「由也以暴雨將至,恐有水災,故與民修溝洫以備之,而民多匱餓者,是以簞食壺漿而與之.夫子使賜止之,是夫子止由之行仁也.夫子以仁教而禁其行,由不受也.」孔子曰:「汝以民為餓也,何不白於君,發倉廩以賑之,而私以爾食饋之,是汝明君之無惠,而見己之德美矣.汝速已則可,不則汝之見罪必矣.」
译文:
曾参说:“一个君子到了某个国家,如果说的话能让这个国家的人民群众相信,他就可以留在这个国家居住;如果他能对这个国家的卿大夫尽心尽力,他就可以在这个国家从政做官;如果他能使这个国家的百姓都能得到福祉,那么他本人也可以发财致富。”孔子听到后说:“曾参的话真说到点子上了,可以很好地安身立命了!”
孔子的弟子子路在蒲邑做长官时,为了防备水患,就率领当地的民众疏浚沟渠,因为百姓的劳动烦重而且辛苦,子路就发给每人一篮子饭食、一壶浆水。孔子听到这件事,就派子贡(端木赐)去阻止子路不要这样做。子路听了颇不高兴,就去拜见孔子,说:“我以为暴雨将要来了,担心有大水灾,所以就率领民众疏浚沟渠防备水患,但是民众缺少粮食,大多饿得难受,所以就发给他们每人一篮子饭食、一壶浆水。先生您却让端木赐来制止我,先生您这是阻止我践行仁政啊。先生用仁德教育我们却禁止我们践行,这个我真不能接受!”孔子说:“你以为民众吃不上饭,为什么不向国君报告,请求开仓放粮来救济他们?你不该私自以自己的食物救济民众,你这样做,就是在向民众表明国君寡恩,而彰显自己的德行美好。你赶快停下来,再不要这样做,不然你肯定会获罪的。”
原文:
子路問於孔子曰:「管仲之為人何如?」子曰:「仁也.」子路曰:「昔管仲說襄公,公不受,是不辯也;欲立公子糾而不能,是不智也;家殘於齊,而無憂色,是不慈也;桎梏而居檻車,無慚心,是無醜也;事所射之君,是不貞也;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是不忠也.仁人之道,固若是乎?」
孔子曰:「管仲說襄公,襄公不受,公之闇也;欲立子糾而不能,不遇時也;家殘於齊而無憂色,是知權命也;桎梏而無慚心,自裁審也;事所射之君,通於變也;不死子糾,量輕重也.夫子糾未成君,管仲未成臣,管仲才度義,管仲不死束縛,而立功名,未可非也.召忽雖死,過與取仁,未足多也.」
译文:
子路请教孔子说:“管仲这个人为人怎么样?”孔子说:“此人人心可见呀!”子路说:“管仲曾经游说齐襄公,齐襄公却没有接受他的意见,是他口才不够好;他想帮助公子糾做国君却没能成功,是他才智不够高;他的家人留在齐国死的死伤的伤,他好像没有忧愁悲伤,可见他是一个没有慈悲心的人;他被抓起来了,都已经装进囚车了,却还蛮不在乎,没有惭愧表情,可见他没有羞耻之心;后来他又去为他曾经被他射杀的对手齐桓公做事,可见他不是一个有操守的人;同样是辅臣师傅,主子公子纠死了以后,召忽就自杀了,管仲却不赴死,可见他不是一个忠诚的人。难道仁道的人的为人处世,是这个样子吗?”孔子说:“管仲游说齐襄公,齐襄公没有接受他的意见,这是因为齐襄公昏庸无能;他要帮助公子糾做国君却没能成功,是没有遇到机会,也是公子纠没有做国君的命;他的父母在齐国被杀而不怨怼,是他懂得审度时命;他身陷囹圄而似乎毫无羞惭,是因为他会审时度势;他改事齐桓公,是因为他懂得处事要及时变通;他不为公子纠而死,是他会权衡生死的意义所在。因为公子纠没有成为国君,管仲没有成为其臣子,(二人没有君臣名分)管仲认为自己的才智(对齐国的)重要性要胜过浅薄地为主子殉死,所以管仲不拘泥于为主人殉死的道义的绑架,而要建立功名,这没有什么可非难的。召忽为公子纠殉死,虽有义名,人品不亏,但为了成仁却不能审時度势,做得有些过于固执,这种行为是不值得称举。”
原文:
孔子適齊,中路聞哭者之聲,其音甚哀.孔子謂其僕曰:「此哭哀則哀矣,然非喪者之哀矣.」驅而前,少進,見有異人焉,擁鐮帶素,哭者不哀.孔子下車,追而問曰:「子何人也?」對曰:「吾丘吾子也.」曰:「子今非喪之所,奚哭之悲也?」丘吾子曰:「吾有三失,晚而自覺,悔之何及.」曰:「三失可得聞乎?願子告吾,無隱也.」丘吾子曰:「吾少時好學,周遍天下,後還喪吾親,是一失也;長事齊君,君驕奢失士,臣節不遂,是二失也;吾平生厚交,而今皆離絕,是三失也.夫樹欲靜而風不停,子欲養而親不待,徃而不來者年也,不可再見者親也,請從此辭。」遂投水而死.孔子曰:「小子識之,斯足為戒矣.自是弟子辭歸養親者十有三.」
译文:
孔子到齐国去,途中听到有哭声,哭得十分悲伤。孔子对跟随他的人说:“这哭声听上去很悲伤,但有不是那种家有丧事的悲伤。”车子继续向前走,走了一段路,见到一个很特别的人,手里拿着镰刀和绳索,哭的很悲伤,却未穿孝服。孔子下了车,走上前问道:“你是谁呀?”回答说:“我是丘吾子呀。”孔子问:“你现在不是在处理丧事,何以哭的这样悲伤呢?”丘吾子说:“我有三次失误,可是后来我才醒悟,所以后悔呀,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孔子说:“我可以听您说说三次失误吗? 希望你如实告诉我,不要隐瞒。”丘吾子说:“我少年时很喜欢学习,就四处游学,后来回去时双亲已经过世,这是第一失误;长大以后为齐国君主工作,但是君主骄傲奢侈而失去臣下的拥护,这就是我的臣节有亏,这是第二失误;我从小到大的亲密朋友,现在都风流云散断绝了联络,这是第三失误。树想要静下来但风不停止,儿子想服侍父母而父母已离世;一去不复返的是时间(年龄),不可再见的是双亲,请让我就此别过。”接着他就投水而死了。孔子说:“小子们要记住这件事吧,这足以值得我们引以为戒呀!”从那时开始,孔子弟子中告辞回家服侍父母的人达到了三成。
原文:
孔子謂伯魚(孔鲤,字伯鱼,孔的儿子。)曰:「鯉乎,吾聞可以與人終日不倦者,其唯學焉.其容體不足觀也,其勇力不足憚也,其先祖不足稱也,其族姓不足道也.終而有大名,以顯聞四方,流聲後裔者,豈非學之效也.故君子不可以不學.其容不可以不飭,不飭無類(无类:没有同类,没有至交),無類失親,失親不忠,不忠失禮,失禮不立.夫遠而有光者,飭也;近而愈明者,學也.譬之汙池,水潦注焉,雚葦生焉,雖或以觀之,孰知其源乎。
 子路見於孔子曰:「負重涉遠,不擇地而休,家貧親老,不擇祿而仕.昔者由也,事二親之時,常食藜藿之實,為親負米百里之外.親歿之後,南遊於楚,從車百乘,積粟萬鍾,累茵而坐,列鼎而食,願欲食藜藿,為親負米,不可復得也.枯魚銜索,幾何不蠹,二親之壽,忽若過隙.」孔子曰:「由也事親,可謂生事盡力,死事盡思者也.」
孔子之郯,遭程子於塗,傾蓋而語,終日,甚相親.顧謂子路曰:「取束帛以贈先生.」子路屑然對曰:「由聞之士不中間見,女嫁無媒,君子不以交禮也.」有間,又顧謂子路.子路又對如初.孔子曰:「由,詩不云乎:『有美一人,清揚宛兮,邂逅相遇,適我願兮.』(诗句见《诗经·郑风·野有蔓草》)今程子,天下賢士也,於斯不贈,則終身弗能見也,小子行之.」

译文:
孔子对儿子伯魚说:“孔鲤呀,我听说可以让一个人整天乐此不疲的大概只有学习吧。一个人的相貌再漂亮身体再强壮也不值得羡慕,勇力过人也不足以令人害怕,祖先再尊贵也不值得炫耀,族姓再豪强也是不值得称道,但是最终可以使自己名扬天下,让四方诸侯另眼相看,给后人留下好名声的,不都是努力学习的结果吗!所以呀,君子不能不学习。仪容不能不讲究。衣着不整洁就没有知心朋友,没有至交就没有人敢接近了,没有人接近就说明不够忠诚,不忠诚也就是没有礼了,失去了礼就不能安身立命。一个人,远远地看上去光鲜亮丽,那是整洁修饰的原因;与之相处后更觉其充满智慧,正是他努力学习的结果呀。这就好比有一方洼地,所有的水都往里面灌注,这样各种水草就会在此繁荣生长,人们再看这洼地,谁还知道它的源头呢?”
子路拜见孔子说:“背负重物远行,就不会刻意选好地方才休息;家中贫穷赡养父母,就不会计较俸禄厚薄才出仕做官。过去我仲由在侍奉双亲的时候,常吃粗劣的饭菜,为了父母能有饭吃到百里之外去背米。父母去世后,我南下楚国游历,随从的车辆多达百乘,积蓄的粮食能有万钟,坐的垫子有好几层,排列开大鼎吃饭。这时我想吃当初那粗劣的食物,再去为父母背粮,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将干鱼挂在绳子上,不生蠧虫能有多久呢?父母的寿命啊,恍若白驹过隙般短暂呀!”孔子说:“仲由侍奉双亲,可以说是在父母生前倾尽了全力,父母去世之后倾尽了哀思啊。”
有一次孔子到郯国去,在路上碰到了一位程先生。俩人都把车盖凑近了交谈,谈论了整整一天,气氛非常亲热。孔子回头对子路说:“拿一束帛赠给程先生!”子路不太情愿地回答说:“我听说,如果士人交往朋友不经过中间人的介绍,就像女子出嫁而不经过媒人的撮合一样,君子对于这样的人不应和他们交往,因为这不符合礼法要求。”过了一会儿,孔子又督促子路赠送程子礼物,子路又是那样回答了一遍。孔子劝子路说:“仲由呀!《诗经》上说,‘有一个美人,眼睛清澈有明亮。今日邂逅相遇,正合我的心愿啊’。如今我们碰到的这位程先生可是天下著名的贤士呀,这时候不赠送他点礼物,以后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就按我的话去办吧。”
原文:
孔子自衛反魯,息駕于河梁(河梁:桥)而觀焉.有懸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魚鱉不能導,黿鼉不能居.有一丈夫方將厲之(厉:游泳渡河),孔子使人並涯止之曰:「此懸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魚鱉黿鼉不能居也,意者難可濟也.」丈夫不以措意,遂渡而出.孔子問之,曰:「子乎有道術乎,所以能入而出者,何也?」丈夫對曰:「始吾之入也,先以忠信,及吾之出也,又從以忠信,忠信措吾軀於波流,而吾不敢以用私,所以能入而復出也.」孔子謂弟子曰:「二三子識之,水且猶可以忠信成身親之,而況於人乎!」
孔子將行,雨而無蓋.門人曰:「商也有之.」孔子曰:「商之為人也,甚恡(恡:通‘吝’)於財,吾聞與人交,推其長者,違其短者故能久也.」
楚王渡江,江中有物大如斗,圓而赤,直觸王舟,舟人取之,王大怪之,遍問群臣,莫之能識.王使使聘于魯,問於孔子.子曰:「此所謂萍實(萍實:吉祥之物)者也,可剖而食也,吉祥也,唯霸者為能獲焉.」使者反,王遂食之,大美.久之使來以告魯大夫,大夫因子游問曰:「夫子何以知其然乎?」曰:「吾昔之鄭,過乎陳之野,聞童謠曰:『楚王渡江得萍實,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此是楚王之應也.吾是以知之.」
译文:
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的时候,在河堤桥边上停下车马观看黄河的水势。那里有瀑布高二三十丈,旋涡回流远达九十里,鱼鳖不能游动,鼋鼍不能居住。却有一个男子汉正准备游过去。孔子派人沿着水边过去制止他,说:“这里的瀑布高达二三十丈,旋涡远达九十里,鱼鳖不能游动,鼋鼍不能居住。恐怕很难游过去吧?”那汉子毫不在乎,于是游过河去,孔子问他说:“你有什么窍门吗?钻进去,露出来,凭的是什么呢?”那个男人回答说:“我开始进入水中时,是先具备了忠信之心;到我钻出水面的时候,还是发挥忠信之心,忠信把我的身躯安放在波涛中,我不敢有半点私心,所以我能钻进去又钻出来,自由出入。”孔子对弟子们说:“小子们记住了:水都可以通过忠信诚心来修身去亲近它,又何况人呢!” 
有一天孔子要出门,天阴正在下雨,但他没有伞盖。这时有弟子跟他讲:“老师,卜商(子夏)有伞,可以借来用用。”孔子说:“(没事,不用了),卜商的为人,是对财物特别吝啬。我听说与人交往呀,一定注意要推崇别人的长处,同时要规避他的缺点和短处,这样才能与人长久交往。”
楚昭王渡江的时候,看到江中有一个东西,个头像斗那样大,圆圆的,红红的,漂过来触到了楚昭王的船帮。驾船的人捞了上来,楚昭王十分奇怪,询问楚国的群臣和百姓,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楚昭王就派使者去鲁国向孔子请教。孔子说:“那就是传说中的萍实嘛,可以剖开来吃的,是非常吉祥的事呀!只有能成就霸业的人才能遇到它呢。”使者返回楚国告诉了楚昭王,楚昭王就吃了,觉得味道很甘美。后来有使者到鲁国,把这些告诉了鲁国的大夫,鲁国的大夫们就通过子游询问孔子:“夫子是怎么知道是这么回事呢?”孔子说:“我以前去郑国的时候,经过陈国都城郊野的地方,听到童谣唱到:‘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日,切开吃了它,味道甜如蜜。’这是将要在楚王身上应验的事情。我是因此知道的。”
原文:
子貢問於孔子曰:「死者有知乎?將無知乎?」子曰:「吾欲言死之有知,將恐孝子順孫妨生以送死;吾欲言死之無知,將恐不孝之子棄其親而不葬.賜不欲知死者有知與無知,非今之急,後自知之.」
子貢問治民於孔子.子曰:「懍懍焉若持腐索之扞馬.(懍懍lin焉:戒惧谨慎貌)」子貢曰:「何其畏也?」孔子曰:「夫通達御皆人也,以道導之,則吾畜也;不以道導之,則吾讎也.如之何其無畏也.」
译文:
子贡问孔子:“人死后是有意识呢,还是没有意识?”孔子回答说:“如果我说人死后有意识,恐怕那些孝子贤孙会不惜防碍活人的生计去为死人尽孝送终;如果我说人死后没有意识,又担心不孝子孙会把已故的长辈弃之荒野而不埋葬。端木赐呀,不要去探究死去的人有没有意识吧,这不是你现在需要急于知道的事,(死了有没有意识的事)以后你自然而然会知道的。”
子贡向孔子请教管理百姓的方法。孔子说:“要谨慎畏惧呀,就好比手握腐朽的缰绳驾驭奔马一样呀。”子贡说:“何必那么戒惧谨慎呢?”孔子说:“是这样,在交通畅达的地方虽然到处都是人,如果你遵守相关的规则驾驭马匹,我们就能把马匹驾驭好。如果你不按照相关的规则驾驭马匹,那么马匹便会挣脱我们的控制,成为我们的敌人。这样的话,怎么可以不戒惧谨慎呢?”
原文:
魯國之法,贖人臣妾于諸侯者,皆取金於府,子貢贖之,辭而不取金.孔子聞之曰:「賜失之矣.夫聖人之舉事也,可以移風易俗,而教導可以施之於百姓,非獨適身之行也,今魯國富者寡而貧者眾,贖人受金則為不廉,則何以相贖乎?自今以後,魯人不復贖人於諸侯.」
子路治蒲,請見於孔子曰:「由願受教於夫子.」子曰:「蒲其如何?」對曰:「邑多壯士,又難治也.」子曰:「然,吾語爾,恭而敬,可以攝勇;寬而正,可以懷強;愛而恕,可以容困;溫而斷,可以抑姦.如此而加之,則正(正:政也)不難矣.」
译文:
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的,可以到(鲁国的)国库中报销赎金。有一次,孔子的学生子贡(端木赐)在诸侯国赎了一个鲁国人,回到鲁国后拒绝接受国家赔偿金。孔子说:“端木赐呀,你这样做不合适啊。是这样,圣人制定的规则,是要改变人们风俗习惯,要影响老百姓的行为取向,不仅仅是适用某一个人的事情呀。现今,鲁国是富人少而穷人多,你不收国家的补偿金,会显得收了补偿金的人是为了贪图钱财,如果不领补偿金,再拿什么去赎人呢?你这样做,恐怕鲁国人就不肯在诸侯那里替沦为奴隶的同胞赎身了。”
子路要去蒲当官,他先去拜見孔子,说:“我要去治理蒲邑,请先生教我如何去施政。”孔子问:“蒲的社会现实?”子路回答说:“蒲邑那地方民风剽悍,不好治理呀。”孔子说:“是这样呀,我告诉你,你对他们谦恭敬让,这样就可以威慑他们的豪勇凶悍;你日常表现的宽容正直,就可以怀柔安抚他们的强横;你有仁爱和宽恕之心,就可以扶持好困苦贫穷人群;你做事温和而且果断,就可以抑制那些虚伪狡诈之徒。你如果能这样去做并且努力不断的话,那把蒲治理好是不难的。”

发表于 2018-7-13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道学论坛 ( 豫ICP备05017874-1号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1   

GMT+8, 2018-7-18 18:46 , Processed in 0.359375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