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道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2|回复: 6

《老子》帛书第一章译注(文白对照)与再疏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7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凡 于 2018-3-3 04:14 编辑

    《老子》帛书第一章译注(文白对照)与再疏义

     原文:马王堆汉墓皂书《老子》甲、乙本
     注疏:徐闽苏
    发表日期: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七日

   
一、原文:

    ●(一)
    道①,可道②也,非恒道也。名③,可名④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⑤;有名,万物之母也⑥。
    故恒无欲⑦也,以观其眇⑧;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⑨。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⑩。玄之有(又)玄,众眇之门。


二、[注]:  
   
   ●:帛书原有分章圆点。楚简《老子》无此章。今本一章。
   ①、dào  “道”字的本义:供行走的道路。“道”字之涵义:道路;水流通行的路径;泛指各种通路;行程、路程;辈分、行辈;方法、途径、通达;技艺、技术;宇宙万物的本源、本体;事理、规律;政治主张或思想体系;道德、道义;道说、引导、指引等等。“道”是老子道学理论中关于宇宙万物的一个基本的本体论概念,也是整个老子道学理论的基点。在帛書《老子》中,“道”字出现的次数很多,第一章首句就是作为本体论概念出现的,但其后并非每次都是,根据所在章的内容不同,也有作为其他概念使用的。
    作为宇宙万物的本体,在老子时代的人看来:
    道也者,動不见其形,施不见其德。萬物皆以得,然莫知其極。故曰,可以安而不可说也。(《管子·心术》)
    夫道者,陶冶萬物,終始无形,寂然不動,大通混冥,深閎廣大,不可爲外;析毫剖芒,不可爲内。无環堵之宇,而生有无之總名也。(《文子·道原》)
      夫虚静恬淡,寂寞无爲者,萬物之本也。(《庄子·天道》)
      以上是先秦时代先贤们对“道”的理解。
  ②、可道kě dào   :“允诺、可以、能够”之意;道:在这里是“道说”之意,“道说”即是本体意义上的“恒道”在时空中的显示、展现的过程,也可以说,“道说”是变易不已的不确定性的“恒道”在确定性的“语言概念”层次上的让显现、让看、让听、让感觉的自我显示展现过程或解蔽过程。而人之能说,乃是在看、听、感觉到了“恒道”之“道说”在“语言概念”意义上的显示展现之后,才能够发声说出人说的语言,而后才有了记载这些语言的文字。
   ③、míng 《釋名▪釋言語》:“名,明也,明實使分明也。”本义:命名、叫出,说出。表示概念的“语言”名称;指称、形容;有名有形;象、法象。(动词)占有。本章所说的本体论意义上的“恒名”指的是:那种不能以通常的某个具体的名而命名之的变易不已的不确定性的“名”。
  ④、可名kě míng :“允诺、可以、能够”之意;:即命名,指的是被允诺“道说”的东西,以一种别具一格的“语言概念”的方式,寓于我们眼前的或我们已经知晓的事情本身的同时,而成为了指向我们眼前的或我们已经知晓的东西的一个确定性的概念。于是,在命名之后的概念——名,已经是意识所领悟所揭示的指向存在者的语言概念了。而命名的过程,也就是当下同时在场的主客体主、客观相联系的互动实践过程,其中,语言概念之“名”起到中介作用。
  ⑤、无名,万物之始也:“无名”,没有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存在;“始”,《说文》:“始,女之初也。”《爾雅·釋詁》:“初、哉、首、基、肇、元、胎、俶落、權輿,始也。”“始”从女而有生义。《釋名·釋語言》:“始,息也,言滋息也。”“始”指的是开始之时的状态。“无名,万物之始也”,即“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无可形可名的处在变易不已中的没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持存者持续存在的过程,是万物的开始状态啊”。而且,此“始”是一个能够“生生”的开始状态。这样的“始”,是就万物在时空存在的意义上而言的。
  ⑥、有名,万物之母也:“有名”,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无可形可名的处在变化不已中的没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持存者持续存在中,显示展现出来的有可形可名的具有确定性概念的存在者(实)与其显示展现的过程,以及指称该存在者确定性的形名概念(名)的命名的过程。张载《正蒙·乾稱》下:“凡可状,皆有也”。“母”,本源。《说文》:“母,牧也,从女,象褱子形,一曰象乳子也。”段玉裁注:“象兩手袌子也。《廣韻》引《蒼頡篇》云:其中有兩點者,象人乳形。”从“无可形可名的变化不已的没有确定性语言概念的持存者(无名)”,到“有可形可名的具有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存在者(有名)”,“它的显示展现的过程和其确定性的形名概念的命名过程”就像母亲给予孩子生命并哺育滋养那样,才使具有确定性语言概念的万物得以兴起。在老子的道学本体论中,“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无可形名的处在变化不已中的没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持存者持续存在的过程”(无名),是万物的开始状态啊;“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变化不已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具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存在者的显现过程和其确定性形名概念的命名过程”,是生育万事万物与其概念、意义、价值的母体啊。这个被老子称作“母”的“命名的过程”,本质上就是主客体同时在场的主观与客观的互动实践过程。这个互动实践过程,包含了客体的自我显示展现过程和主体跟随其后的认知命名过程,也包含了作为中介的语言概念之名的显示展现与被揭示的过程。这个意义上的“母”,是就万物在逻辑存在的意义上而言的,不可以在时空存在的意义上去追究她。
  ⑦、欲:yù 想得到某种东西或想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强烈的向往。这里指的是:认知主体(人)的能动的“注意”,即人的主观意识在一定时间内对某一特定事物的指向性,它是人类意志活动的一部分。“注意”有两种,一种是“主动注意”(有欲),是人主观上主动的注意过程(主动探查),具有一定的自觉性、目的性、指向性、拘束性、局限性,需要人主观的努力才能够完成。主动注意的目标与个体的兴趣、情感、思想和既往经历等因素相关。另一种是“被动注意”(无欲),是不用通过任何主观努力的,无目的、无指向、无拘束、无局限、不自主的、跟随性的、自然的注意过程(被动接收或响应)。被动注意的目标与外界环境的刺激以及刺激的强度相关。
  ⑧、眇:miǎo(形容词)微小、细小、卑微、微末、微妙;通“渺”:高远、幽远、久远 ; 通“妙”:精微、奥妙。这里指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事物或现象没有确定性的变化不已之微妙。
  ⑨、噭:jiào《说文》“噭,呼也、吼也”。为“徼”之同声假借。陆德明、董思靖说“徼,边界也。”(名词)边界、边塞、端倪、边际;小路。这里指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事物或现象有确定性的概念、形状、意义、价值所涵盖之边际。
  ⑩、谓:wèi本义:说,告诉。(动词)称呼、叫做;评论。(名词)道理、意义。
  ⑪、玄:xuán  《说文》:“玄,幽遠也,象幽而入覆之也。”本义:赤黑色,黑中带红。 (形容词)黑色的;深远奥妙的,难以捉摸的;深、厚、阴暗;虚伪、不真实、不可靠的。  (名词)天;北方。另:通假为“远”或为“原”。
   ⑫、众眇:即众妙,宇宙间万事万物的一切奥妙变化。


三、[本章疏义]:
   
    “道”是老子对宇宙万物起源的哲学思辨所发明阐述的一个本体论概念,“道”字最早出现是在西周早期的“貉子卣”上的铭文中,由行与首两个部分组成。“道”被抽象为一个哲学概念是在《左传》和《国语》中完成的。《左傳·莊公四年》:“盈而蕩,天之道也。”其中的“道”仅是法则、规律之义。老子在对宇宙万物的起源所作的哲学思辨中,对当时已有的名词“道”,扩展了其内涵、注入了超越经验知识的哲学思辨的内容,使之成为一个特殊的本体论概念。以“道”为基点,老子构建了其道学理论的基础——“道本体论”。郭沫若云:“老子發明了本體的觀念,是中國思想史上從来没有的觀念,他找不出既成的文字来命名它,只在方便上勉强名之曰‘大’,大字終嫌太籠統,不得已又勉强給它一個字‘道’。”(《青銅時代》一九四六年群益初版第41页)老子自己是这样来描述“道”的:“有物昆成,先天地生,蕭呵,漻呵,独立而不垓。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老子》第二十五章)从老子起,“道”这个本体论的观念超越了天、帝、德,而成为中国古代先贤对世界的新的哲学思考。
   
    本章分三段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道从“本体”到“现象”的转化。第一段中的“道,可道也,”告诉我们:道本体是可以自我显示展现出来,让看、让听、让感觉的。第一个“道”字,指的是本体论意义上的万事万物的根源的超越时空的存在;第二个“道”则是“道说”之义。道之“道说”,是道本体的自我显示展现,这种显示展现是道在时空中的显示展现或解蔽。如此,“道”就实现了由“体”到“用”的转化,实现了由“无名”到“有名”的转化。也就是,实现了由抽象的形而上的“本体”范畴向具象的形而下的“现象”范畴的转化。
    可是,历史上的《老子》文本解读者,都把第一章中的第二个“道”字解读为人之“言说”。其实,我们只要往深处思考思考,就会发现,人之“言说”和“道说”是有区别的。人之“言说”是人借助于说话器官对思想的表达,言说的同时也是听。习惯上人们把言说与听对置起来:一方言说,另一方听。可是,“听”不光是伴随和围绕着“言说”,犹如在对话中发生的情形那样,“言说”和“听”的同时性,有着更多的意味:言说本身就是一种听。言说乃是顺从我们前面所说的“道说”的语言概念的听。此种顺从“道说”语言概念的听,也先于一切通常方式的听。我们不仅是说这“道说”的语言概念,我们还是听从“道说”的语言概念来言说。只是由于我们一向已经顺从“道说”的语言而有所听了,我们才能用语言概念来言说。因此,把第二个“道” 解读成“说”,仅仅是在经验的现象的局限之内狭隘的解读,没有进入到哲学抽象的本体论层次。
    紧接着的“非恒道也”中的“非”,一般都把它当作“不是”来解读,至于这般解读是否恰当,会带来什么问题,則没有再作深入的思考。于是,那些不假思索的“道是无名的,能说出来的都不是道。”的理解,就顺流而下的出来了,以此还得出推论:“道是不可言说的”。如晋代的《老子王弼注》云:“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故不可道,不可名也。”又如宋代的苏辙云:“道不可道,而况得而名之乎。凡名皆其可道者也。名既立則方圓曲直之不同,不可常矣。”后来的学者从上述解读和推论中得出结论:道不在时空中,语言概念无法说明它。如钱钟书在《管锥篇》中说:“《老子》开宗明义,勿外斯意。心行处灭,言语道断也。”(第408页)还有人更是主观地认为,从老子开始,先秦时期的思想家在哲学本体论中,都否定语言对道的描述的可能性,导致中国古代思想家对语言的忽视和抛鄙。进而认为老子否定语言、重实轻名。等等。如现代学者邓晓芒在《中国哲学中的反语言学倾向》一文中指出:“老子本篇‘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代表了中国哲学反语言学倾向的原始出发点。老子在道经的开端就否定了语言的重要性,否定了语言的世界本体地位。”而且,历史上,“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的儒家、中国化了的佛教,都采取了把语言当做随用随弃的工具的态度,把无言作为其哲学的最高境界。如儒家的理学主张“本不可以名言,但其中含具萬理”。“宇宙即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佛教的禅宗更是鼓吹“不立文字”。以上的这些解读与推论得出的结论和西汉时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中华文化扭曲发展的历史,真正成了对中国古代哲学莫大的曲解与讽刺。
    在中国古汉语中,“非”字还有另一个涵义:不等于。因为,“恒道”是变易不已的超越时空的存在,“可道”只是道在时空中道说显示展现出的持存者,所以,“恒道之存在”和“可道之持存者”之间“不等于”的关系成立。或者说“可道之持存者”属于(包含于)“恒道之存在”,但又不等于“恒道之存在”。又因为“恒名之名”是恒道之内在本质的确定性的形名概念,“可名之名”只是道在时空中道说显示展现出的持存者之内在本质的确定性的形名概念,所以,“恒名之名”和“可名之名”之间“不等于”的关系亦成立。或者说“可名之名”属于(包含于)“恒名之名”,但又不等于“恒名之名”。
    正是因为对语言概念之“名”的重视,老子接着指出:“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无名”,指的是“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处在变化不已中的没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持存者持续存在的过程”,这是一个你说它是什么它就不是什么的存在过程;“有名”所指的就是“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变化不已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具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存在者的显现过程和其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揭示、命名过程”。于是,“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即:“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处在变化不已中的没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持存者持续存在的过程(无名),是万物的开始状态啊;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变化不已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具有确定性形名概念的存在者的显现过程和其确定性形名概念的揭示命名过程(有名),是生育万物和其概念、意义、价值的母体啊。”
    这句话还有这样一层意思:“无名,万物之始也是说:在时空意义上,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客观的变化不已的持存者与其显示展现出来的有确定性的存在者是第一性的,作为客体的持存者与存在者先于观察认知主体的意识而存在,不管有没有观察认知主体,道之道说都在自然的自由自在的显示展现自身、解蔽自身。 有名,万物之母”则表明了:在逻辑意义上,主体的意识是第一性的,主体意识和语言概念之名先于被确定性命名的万物而存在,作为主体的人用语言概念把万物是其所是地揭示命名出来

    这样一来,在帛书《老子》中,也可以说在老子那里,作为语言概念的“名”,就居于与“道”同等的宇宙万物的“本体”地位了;同样的,作为认知命名主体的人,也居于宇宙万物的“本体”地位了,人作为认知命名的主体,参赞了万物的造化。在帛書《老子》第一章,“道”与“名”是并列排列的,而且,“恒名”对应于“恒道”,“可名”对应于“可道”,“无名”对应于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变化不已的无确定性的“持存者”,“有名”对应于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变化不已的无确定性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有确定性的“存在者”。
   
    本章第二段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是第二个层次:从“本体论”范畴进入到了“方法论”的范畴,展示了人认知世界的基本方法。
    所谓“观”,就是审视,使之清晰地显示出来。被观者,就是作为观察认知主体(人)的对象——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的持存者的持续变化。观的目的,是为了领悟认知当下在场的持存者之变化不已中显现出来的达乎到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各各不同的奇妙的存在者和每个“有名有形”的存在者自身所绽放解蔽的微妙的内在本质;是为了领悟每个有名有形的存在者所具有的存在边际和指称它们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之形名、意义、价值所涵盖的边际。即认知我们生存于斯的世界上的万事万物。这就从“本体论”范畴进入到了“方法论”的范畴了。人领悟认知当下在场的变化不已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确定性的存在者和陈述该存在者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的方法,分两种,即老子所说的“恒无欲”、“恒有欲”这两种。
    所谓“恒无欲”,即“认知主体(人)经常从无目的、无拘束、无局限的‘被动注意’(被动响应)的状态”去领悟认知的方法。因为认知结果的真实性与否,取决于客体一方。所以要采用“恒无欲”这种只按照被认知对象自身真象的自我显现和它自身在时空中的存在去领悟认知的方法。这是一个基本上没有涉及观察者(主体)的价值观、认知的能力、认知手段、认知层次的认知方法。也被称为:超越自我的、非利己的、客观的认知方法。由于它摆脱了偏狭的功利取向的束缚,所观察到事物的本来面目与价值便能得到如实的、客观的领悟和认知,从而给我们带来了对道之道说的变化不已中的持存者所绽放的确定性的知觉,使我们达到对其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名上的通达和其存在价值上的领悟,进而使我们知觉到具体的确定性的存在者和理解到指称它的语言概念之名的意义,即从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无名)那里,揭示出命名出其显示展现出来的那些有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各各不同的奇妙的存在者(有名),以及各个存在者所含蕴的微妙的内在本质。
    所谓“恒有欲”,即“认知主体(人)经常从有目的、有拘束、有局限的‘主动注意’(主动响应)的状态”去认知的方法。由于认知结果的层次性取决于主体一方,所以需要根据被认知对象对于认知主体(人)的价值,即效用如何?合意不合意?对某一目的是否合适?来进行评价和比较判断的认知方法。在这种认知方法中,认知的结果与认知主体的历史、文化、所在地域的价值观念有关,和认知主体的兴趣与需要有关,其认知的实用性、功利性、目的性很强。“恒有欲”的认知方法,可以观察到存在者(有名)所具有的存在边际和指称它的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名所涵盖的边际。
    于是,老子所说的“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可以解读为“所以认知主体(人)经常从无目的、无拘束、无局限的“被动注意”(被动响应)的状态,用以观察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变化不已的没有确定性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达乎到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各各不同的奇妙的存在者,以及各个确定性的存在者所绽放解蔽的微妙的内在本质;认知主体(人)经常从有目的、有拘束、有局限的“主动注意”(主动响应)的状态,用以观察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持存者之变化不已中显示展现出来的确定性的有名有形的存在者所存在的边际和指称它的有确定性的语言概念之形名、意义、价值所涵盖的边际。”
   
    第三段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是第三个层次,展示了老子的主客观互动实践过程的世界观。因为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在时空中的没有确定性的“持存者”,在其持续变化存在的过程中,当它还没有显示展现出其语言概念的确定性之前,只能用“无名”来指称它。当持存者显示展现出其语言概念的确定性演变成了有确定性的“存在者”之后,就用“有名”来指称它。从“无名”到“有名”的转化过程,并非是给一个事先已经熟知的东西“装配上”一个名字,而是认知主体人源于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可观察的“持存者”(无名)而生发的“命名”过程。人通过对“持存者”(无名)解蔽绽放的确定性的“存在者”自行显示展现过程的观察,领悟到、通达到对该存在者的内在本质在语言概念上的把捉,用有确定性的语言概念将该 “存在者”(有名)命名指称出来。这才有了“无名”和“有名”概念之分别。它们所指向的,都是那个当下在场的客体——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持续变化的存在过程。老子一句“两者同出,异名同谓。”就把“无名”和“有名”给统一起来了
    这样的统一,将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带入了一种与认知主体人特定的实践关联之中。而语言概念之“名” 就是实现这种实践关联的中介。于是我们知道了,语言概念之“名”不是人的创造物,相对于被命名的存在者(万物),它是先在的,它是客体自身的语言概念的解蔽与绽放,人听从了这种解蔽与绽放、领悟达乎到绽放出的语言概念确定性的某一层次之后,才得以在该层次上揭示和命名这个“存在者” 。这表明,语言概念之名与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同样居于本体地位,但它又不是独立存在的,它只有在“人”与“持存者”之间的互动实践关联(众妙之门)之中,才首次出现,而后才得以应用。
    人的主体性是在主客体互动的实践过程(众妙之门)中展示出来的本体论意义上的属性。具体讲,基于人特有的感性的实践能力,在人与自然世界的自为的联系中,形成了与自然世界既相联系又相区别的自然性的主体存在;在人与社会自立的交往中,创生了与社会既相通融又相独立的社会性的主体存在;在与自身的存在、经验、精神世界的自觉意识中,确认了与自身既相同一又相分殊的精神性的主体存在。人的这三种主体存在关系,反映了人的自然本质、社会属性、精神品格,三者在人的社会实践活动中相互创生、相互规定,成就了人能动的感性的社会实践性的主体存在。所以,作为认知命名主体的人,也居于宇宙万物的“本体”地位了。
    人(主体)、道之道说的持存者(客体)、语言概念(名)这三大本体,所形成的以语言概念为中介的主客体当下同时在场的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互动实践过程,就构成了洞察宇宙间万事万物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众妙之门。其中,语言概念之“名”与认知客体(持存者持续变化的过程)之间的关联是决定性的,即客体决定了指称它的语言概念之名的真实性与否。但,语言概念之“名”与认知主体人的关联,却优先于它与被认知客体的关联,认知主体的认知实践活动达到怎样的层次,决定了其对客体绽放解蔽的语言概念确定性领悟所通达的层次,进而决定了指称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存在者的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层次。因而,以语言概念之名为中介的主体与客体的互动实践过程,既不是一个由客观一面决定的实践过程,也不是一个由主观一面决定的实践过程,而是一个具有层次性的主观与客观相统一的互动实践过程。认知主体人以何种认知方式(探索式的互动实践行为)构建“众妙之门”,就对应产生与之相应的语言概念之“名”;人类的认知方式达到什么层次,就对应得到什么层次的“名”、就会在什么层次上应用语言概念的意义来改造世界。
    在老子这里,时空存在意义上的“无名”和逻辑存在意义上的“有名”是统一的,它们统一于以语言概念之名为中介的,主、客体当下同时在场的,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互动实践过程(众妙之门)之中。人和人生存于斯的世界,随着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持续的的显示展现,在人感性的实践中不断地向前演进。这就是《老子》第一章展示给我们的主客观互动实践过程的世界观。它既不同于仅仅强调时空存在意义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也不同于仅仅强调逻辑存在意义的唯心主义世界观。


四、[文白对照]:
   原 文)                    (译 文)
(一)                       一
道,可道也,                道(这个超越时空的存在),是可以道说显示展现为
                   在时空中持续变化不已的持存者(让看、让听、让感觉)
                   的      
非恒道也。                 (但在时空中看、听、感觉到的持续变化不已的持存
                   者)却不等于那个超越时空的永恒地处在变易不已中的道
                   啊。
名,可名也,                              明确道之存在和其内在本质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之名,
                   是可以通过对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在时空中的让看、让听、
                   让感觉的持存者的看、听、感觉,来抽象达乎到该持存者
                   内在本质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的啊,
非恒名也。                 (通过对道之道说显示展现为在时空中的持存者的看、
                   听、感觉而抽象达乎到的持存者的语言概念之名)却不等
                   于那个超越时空的永恒地处在变易不已中的道之内在本质
                   的完整确切的语言概念之名啊。
无名,万物之始也;         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
                   那个处在变化不已中的没有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名的持存者
                   持续存在的过程,是万物的开始状态啊;
有名,万物之母也。         道之道说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变化不已的持存者显示
                   展现出来的让看、让听、让感觉的那个具有确定性的存在
                   者的显示展现过程和其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名的命名过程,
                   是生育万事万物与其概念、意义、价值的母体啊。
故恒无欲也,                            所以认知主体(人)经常从无目的、无拘束、无局限
                   的“被动注意”(被动响应)的状态,
以观其眇;                 用以观察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变化不已的没有确
                   定性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达乎到确定性语言概念的各
                   各不同的奇妙的存在者,以及各个确定性的存在者所解蔽
                   绽放的微妙的内在本质;
恒有欲也,                 认知主体(人)经常从有目的、有拘束、有局限的“主
                   动注意”(主动响应)的状态,
以观其所噭。               用以观察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持存者之变化不已
                   中显示展现出来的确定性的有名有形的存在者所存在的边
                   际和指称它的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形名、意义、价值所涵盖的
                   边际。
两者同出,                 无名、有名这两个概念都出于同一个以语言概念为中
                   介的主客体当下同时在场的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互动实践过
                   程之中,                  
异名同谓。                 这两个指称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与存在者之确
                   定性的形名命名前后的不同概念,所指的都是同一个以语
                   言概念为中介的主客体当下同时在场的主观见之于客观的
                   互动实践过程中当下在场的那个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
                   处在变化不已中的持存者。
玄之有(又)玄,           深奥又微妙啊,
众眇之门。                 这个以语言概念为中介的主客体当下同时在场的主观
                   见之于客观的互动实践过程,是洞察宇宙间万事万物一切
                   奥妙变化的门径。

    (本文为给《道行天下》杂志的投稿)





发表于 2018-2-19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9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仙道人网友:
    新年好!
    谢谢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7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凡 发表于 2018-2-19 11:22
三仙道人网友:
    新年好!
    谢谢关注。

多谢!道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8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从互文角度讲,总感觉【噭】与【眇】都应该是形容词。所以眇既是通【妙】,则【噭】也应该做奥密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凡 于 2018-3-23 07:49 编辑
沂蒙山人 发表于 2018-3-7 23:56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噭】,从互文角度讲,总感觉【噭】与【眇】都应该是形容词。所 ...

沂蒙山人:好!   
    在汉语语法中,形容词不能作宾语使用。只有名词化的形容词可以作宾语,但此时该词的词性已经是名词了。
    因此,作为名词的“徼”不能作“奥秘”来解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凡 发表于 2018-3-23 15:46
沂蒙山人:好!   
    在汉语语法中,形容词不能作宾语使用。只有名词化的形容词可以作宾语,但此时该 ...

道友说的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道学论坛 ( 豫ICP备05017874-1号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1   

GMT+8, 2018-6-23 01:04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12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