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道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回复: 0

《礼记》研读·曲礼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沂蒙山人 于 2017-12-8 15:42 编辑

                                                   代前言
《礼记》又名《小戴礼记》、《小戴记》,据传为西汉礼学家戴圣所编,是中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章制度选集,共二十卷四十九篇[1]  ,主要记载了先秦的礼制,体现了先秦儒家的哲学思想(如天道观宇宙观人生观)、教育思想(如个人修身、教育制度、教学方法、学校管理)、政治思想(如以教化政、大同社会、礼制与刑律)、美学思想(如物动心感说、礼乐中和说),是研究先秦社会的重要资料[2]  ,是一部儒家思想的资料汇编 。
《礼记》章法谨严,映带生姿,文辞婉转,前后呼应,语言整饬而多变,是“三礼”之一、“五经”之一,“十三经”之一。自东汉郑玄作“注”后,《礼记》地位日升,至唐代时尊为“经”,宋代以后,位居“三礼”之首。《礼记》中记载的古代文化史知识及思想学说,对儒家文化传承、当代文化教育和德性教养,及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有重要影响。《礼记》原本四十六篇,始于《曲礼》,终于《丧服四制》,但因《曲礼》、《檀弓》、《杂记》三篇内容过长,所以大多版本将其分为上下篇,故有四十九篇之说。
《礼记》按照所述内容可分为四类:
⑴记礼节条文,补他书所不备,如《曲礼》、《檀弓》、《玉藻》、《丧服小记》、《大传》、《少仪》、《杂记》、《丧大记》、《奔丧》、《投壶》等。
⑵阐述周礼的意义,如《曾子问》、《礼运》、《礼器》、《郊特牲》、《内则》、《学记》、《乐记》、《祭法》、《祭义》、《祭统》、《经解》、《哀公问》、《仲尼燕居》、《孔子闲居》、《坊记》、《中庸》、《表记》、《缁衣》、《问丧》、《服问》、《间传》、《三年问》、《儒行》、《大学》、《丧服四制》等。
⑶解释《仪礼》之专篇,如《冠义》、《昏义》、《乡饮酒义》、《射义》、《燕义》、《聘义》等。
⑷专记某项制度和政令,如《王制》、《月令》、《文王世子》、《明堂位》等。
(百度网文)                                 
                                                    曲礼上
原文:
《曲礼》曰:毋不敬(敬:肃穆),俨(俨:严肃)若思,安定辞(说话态度安详而又稳重)。安民哉!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积而能散,安安(安安:享受尊荣)而能迁。临财毋茍得,临难毋茍免。很(很:争讼)毋求胜,分毋求多。疑事毋质,直而勿有(直抒己见,而不自以为是)。若夫,坐如尸(尸:扮演受祭之神鬼的人),立如齊(齊:通‘斋’)。礼从宜,使从俗。
译文:
《曲礼》一书上说:凡事都不要玩世不恭,(遇事)态度要庄重严肃而若有所思的样子,(说话时)言辞要稳重而明确。做到这三点,才能使人们安宁啊!傲气绝不可滋生滋长,欲望不可放纵恣肆,志气不可自满自大,享乐不可穷奢极欲。对于贤良之士,要亲近他,尊敬他,敬畏他,爱戴他。对于自己所心爱的人,要知道他的短板;对于自己所憎恶的人,要知道人家的长处。自己财富多了,要知道散财施舍。享受着安乐显荣,要能知道居安思危,能适应身份地位的变迁。面对财物,不可随随便便苟取苟占;面对危难,不可苟且逃避,不负责任。争讼是非曲直,不可追求自己一定占上风;分配财物,不可自己多得多占。对于拿不准的事情,不要自以为是下结论。对于事情要直率表达自己的看法,但不要认为自己就一定正确。坐要有坐的姿态,坐着要像祭礼中的代为受祭的人一样端庄,站有站的样子,站着要像斋戒过的人那般恭敬。礼节要合乎事宜时宜,出使要顺应当地的风俗。
原文:
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礼,不妄说(yue)人,不辞费。礼,不逾节,不侵侮,不好狎。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译文:
所谓礼,是用来确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亲疏,判断事情的疑难,分别事情的异同,明辨事情的是非。依礼而言,不可随便地讨好于人,不可遇事废话连篇。尊礼而行,做事不得超过自己的身份,不得侵犯侮慢他人,也不得随便地与人套近乎。涵养自己的德性,实践自己的诺言,这就叫做完美的品行。行为高洁,出言有道,这才是礼的实质。关于礼,只听说要向人家学习,没听说要人家向自己学习;只听说别人主动前来求学,没听说主动上门前去教授的。
原文:
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宦学:游学。"宦"是做官后的学习,"学"是未做官之前的学习)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是以君子恭敬撙节(撙zǔn 节:节制谦退)退让以明礼。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麀yōu:牝鹿,泛指雌兽)。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
太上贵德,其次务施报。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故曰:礼者不可不学也。夫礼者,自卑而尊人。虽负贩者,必有尊也,而况富贵乎?富贵而知好礼,则不骄不淫;贫贱而知好礼,则志不慑(慑:猥琐,畏怯)。
译文:
道德仁义,没有礼就不能养成;教育训导,端正风俗,没有礼就不能完备;分辨事理,判断诉讼,没有礼就不能正确地裁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没有礼就不能确定正确的人伦关系(社会地位);做官求学,没有礼就不能使师长弟子关系融洽亲近;朝廷的官员职位,军队的组织结构,就官任职,执行法令,没有礼就不能确立威严,使人服从;祈求福禄,祭祀祖先,供奉鬼神,没有礼就不能表现出诚意庄严。所以,君子做到恭敬上峰,自我节制,尊让谦退,以章明礼制。鹦鹉虽能说话,终归还是飞禽;猩猩虽能说话,终归还是走兽。如今人如果不讲究礼节,虽能说话,不是仍然是禽兽之心吗?只有禽兽不讲究礼节,所以才会父子同与一只雌兽交配。因此圣人出世,以礼仪来教诲人们,使人们行为有礼,知道自己同禽兽有别。
上古时,人心淳朴敦厚,按照自然秉性行事;后世便渐渐讲究受人恩惠必予报答。礼崇尚往来。施人恩惠对方却不予回报,是不合礼数的;别人施恩惠于我,我却不予报答,也是不合礼数的。人们有了礼制约束,社会便太平无事,没有礼制约束,社会便会倾危,所以说:“礼是不能不学的!”礼的实质在于自我卑谦,尊重他人,即使是挑着担子的小商小贩,也一定有令人尊重的地方,更何况富贵人士呢?身处富贵而懂得礼节,就不会骄横不会恣肆;身处贫贱而知道好礼,那么志向就不会怯懦猥琐。
原文:
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壮有室”。四十曰“强而仕”。五十曰“艾”(艾:老成,服官政。六十曰“耆”,指使。七十曰“老而传”。八十、九十曰“耄”,七年曰“悼”,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百年曰“期颐”。大夫七十而致事。若不得谢(谢:听,答应,批准),则必赐之几杖,行役以妇人。适四方,乘安车。自称曰“老夫”,于其国则称名(在朝堂上自称名字);越国而问焉,必告之以其制。谋于长者,必操几杖以从之。长者问,不辞让而对,非礼也。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在丑夷(丑,众;夷,同辈,同侪)不争。夫为人子者,三赐不及车马(三赐:是指三命赐。在周代,官吏制度是分等级的,从一命到九命,每一命的待遇是不同的,都有各自的礼服和赏赐的器物,三命以上,就能拥有周王赏赐的车马。文中是说父母仍在,不敢超越父母享用如此的待遇。)。故州闾乡党称其孝也,兄弟亲戚称其慈也,僚友称其弟也,执友称其仁也,交游称其信也。见父之执(执:过命朋友),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此孝子之行也。
译文:
男子长到十岁叫做“幼学”——该入学了;二十岁叫做“弱冠”——该加冠了;三十岁叫做“壮有室内”,——该娶媳妇了;四十岁叫做“强而仕”,——该出仕做官了;五十岁叫做“艾服官政”,——老成该参与国家的政事了;六十岁叫做“耆指使”,——该发号施令役使他人了;七十岁叫做“老而传”,——就该把庶务交给儿孙掌管了(交出接力棒);八九十岁的人叫做“耄”;七岁的孩子叫做“悼”。被称为耄与悼的老人和幼儿,即令有罪,也不对他们施以刑罚。百岁老人叫做“期颐”——可以颐养晚年了。大夫级别的官员,到了七十岁就要退休告老还乡。如果告老未被批准,那么君主一定要赐给大夫几杖,因公外出,可以有妇人陪同。若出使四方,可以乘坐舒适的安车。在公众场合与人讲话,可以自称“老夫”,但在朝廷上与国君讲话则要自称己名。邻国来人聘问,国君必须如实告知人家本国的制度法规等。向长者咨询,一定要随身带着几杖去。长辈有所问,如果不先谦让一番就回答,就不合乎礼数的规定。凡是作子女的都应做到冬天让父母过得温暖,夏天让父母过得凉爽,晚上替他们铺床安枕,早晨向他们问候请安。与平辈相处,不可与人争执。凡是做儿子的,即便三次受到国君嘉奖也不敢接受赐予的车马(僭越父辈待遇)。做到这些,乡里乡亲都称赞他孝顺有加,兄弟亲戚都称赞他仁爱善良,同事朋友都称赞他尊重兄长,知心朋友都称赞他对人厚道,来往宾客也都称赞他诚实可靠。见到父亲的同仁,若不让上前就不敢上前,若不让退下就不敢退下,若不问及什么,不敢首先胡乱插话,就像对待父亲一般。这才是孝子的行为。
原文:
夫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常:固定场所),所习必有业(业:正经事)。恒言不称老。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肩随:并肩而行,稍稍落后)之。群居五人,则长者必异席。为人子者,居不主奥(奥:屋子西南角,一般来讲是主宾席),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门。食飨不为概(概:限定数量。食飨不为概的意思是:宴享时不要强求一律,酒量不均,饭量不均嘛。),祭祀不为尸。听于无声,视于无形。不登高,不临深,不苟訾(訾:诋毁,褒贬人),不苟笑。孝子不服暗(服暗:暗地里干些苟且之事),不登危(不冒险),惧辱亲也。父母存,不许友以死,不有私财。为人子者,父母存,冠衣不纯素(纯素:纯zhūn,衣帽镶边);孤子(丧父的长子)当室,冠衣不纯采。
译文:
作为子女,出门时必须禀告父母,回家时也要当面报告。出游必须有确定的地方,修习要有一定的业务方向,平时讲话不要自称"老"。遇到年龄比自己大一倍的人,要像对待父辈一样服侍;遇到比自己大十岁的人,要当做兄长对待;即便只大上五岁,可以与之并肩而行,但须稍稍落后一些。五个人聚在一起,应让年长者另坐一席。作为子女,平常家居,不要占居尊长位置,不要坐中间的席位,不要走中间的过道,不要站门口的中间。遇有宴请场合,(人性各异)不要强求一律。举行祭祀的时候,不可充任神主受人祭拜。没等父母说话,就能领悟到父母将要说什么;没等父母动作,就能领悟父母将要干什么。不要攀登高峻的险处,不要靠近不测的深渊,不要随便褒贬他人,不要随便嬉笑打闹。孝顺孩子,不干那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也不冒险行事,总害怕行为失当给父母带来耻辱伤害。父母在世,不可以答应为朋友舍弃性命,也不可以有自己的小金库。作为儿子,父母在世,衣服帽子不能用白绢镶边(因为那像居丧);父母过世,作为长子衣服帽子不能镶嵌彩色花边(以示不忘哀戚之情。)
原文:
幼子常视(视:通示)毋诳,童子不衣裘裳。立必正方。不倾听。长者与之提携,则两手奉长者之手。负剑辟咡诏之(负剑:挟小儿于腋下,状如带剑;辟:倾下;咡èr:耳边),则掩口而对。从于先生,不越路而与人言。遭先生于道,趋而进,正立拱手。先生与之言则对;不与之言则趋而退。从长者而上丘陵,则必乡长者所视。登城不指,城上不呼。将适舍,求毋固(固:坚持,必定)。将上堂,声必扬。户外有二屦,言闻则入,言不闻则不入。将入户,视必下。入户奉扃(扃:用作门栓的木杠,奉扃,表示就像双手托着顶门杠),视瞻毋回;户开亦开,户阖亦阖;有后入者,阖而勿遂(遂:关紧)。毋践屦,毋踖(踖:踩踏)席,抠衣趋隅(隅:席位)。必慎唯诺。
译文:
切记不可对儿童说谎。儿童不宜穿皮衣和裙装。儿童站立必正对一方,不能侧着身子歪着头听大人讲话。如果长辈要拉着孩子的手走路,儿童就应双手捧着长辈的手。长辈夹抱孩子时应当低头与之说话,小儿则应该掩口回答。跟随先生走路,不应跑到路的另外一边和别人搭讪。在路上碰见先生,要赶紧走上前去,正立拱手。先生和自己讲话,就应对;先生不与自己讲话,就快步退下。跟随长者登上山顶时,一定要注视长者所视的方向。登上城墙,不要指手画脚,不要大呼小叫(影响他人视听)。到别人家去的时候,有什么要求,不能要求人家必须答应。要进入人家的屋里的时候,必须先大声招呼一下。如果门外有两双鞋子,必须听见室内有人答话才可以进去,没有动静就不能进去。进门的时候,目光一定要向下。双手要想驮着顶门杠一样。进屋后不要东张西望,上下扫视。如果门本来是开着的,就让它仍旧开着;如果门本来是关着的,进屋后就把门关上。如果后面还有人,就把门轻轻掩上,但不能关紧。进门时不要踩着别人脱下的鞋子。入座时,不要踩踏坐席,应提起裙装的下摆走向坐席。坐定之后,要谨慎地应对。
原文:
大夫士出入君门,由闑右(闑niè:古代大门正中立以短木,把门口分为左右两半,车辆行人各行其道),不践阈(阈:门槛)。凡与客入者,每门让于客。客至于寝门(寝门:古礼天子五门(五进),诸侯三门(三进),大夫二门(两进)。最内之门曰寝门,即路门。后泛指内室之门),则主人请入为席,然后出迎客。客固辞,主人肃客而入。主人入门而右,客入门而左。主人就东阶,客就西阶,客若降等,则就主人之阶。主人固辞,然后客复就西阶。主人与客让登,主人先登,客从之,拾级聚足(拾shè级:逐级向上,不跨越;聚足:两脚并。每升一级即两脚并拢,然后再登),连步以上。上于东阶则先右足,上于西阶则先左足,帷薄(门帘)之外不趋,堂上不趋,执玉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武:迈步法,每步距离。接武,每步距离等于脚的长度;布武,随意迈步,不加限制)。室中不翔(翔:甩动双臂貌),并坐不横肱(横肱:胳膊横着,占用邻家地盘)。授立不跪,授坐不立。 
译文:
大夫与士人进出国君的大门,应由门橛的右边走,不得踩踏门槛。凡和客人一道进门,每到一个门口都要让客人先入。客人来至主人内室门口时,(主人要请客人稍等),而自己先进去铺好席位,然后再出来迎接客人。主人请客人先进,客人要推辞两次,主人这才引导客人入室。主人进门后走右边,客人入门后走左边。主人走东阶,客人走西阶。如果客人身份较主人低下,就应随主人走东阶,要等主人一再不许,然后客人再拐回西阶往里走。到了阶前,主客又互相谦让谁先登阶。谦让的结果主人先登,客人跟着,主人登上一阶,客人跟着登上一阶,每阶都是先举一足,而后举另一足与前足并拢(碰一下后再迈下一步),如此这般地一步接着一步地上去。东面拾级而上的主人应先举右足,西面拾级而上的客人应先举左足。在离帷帘(门帘)较远的地方不要快步走,堂上也不要快步走,手中拿着玉器时更不要快步走。堂上走路要用小碎步趋进,堂下走路可以用大步迈进,室内走路不可甩动双臂。和别人坐在一起不可横着胳膊。把东西交给站着的人自己不必下跪相授,把东西交给坐着的人则自己不能站着相授。
原文:
凡为长者粪(粪:打扫卫生,洒扫地面)之礼,必加帚于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尘不及长者,以箕自乡而扱之。奉席如桥衡(桥衡:桔槔),请席(席:坐席)何乡,请衽(衽:睡卧用席子)何趾。席:南乡北乡,以西方为上;东乡西乡,以南方为上。若非饮食之客,则布席,席间函丈。主人跪正席,客跪抚席而辞。客彻重席,主人固辞。客践席,乃坐。主人不问,客不先举。将即席,容毋怍。两手抠衣去齐尺。衣毋拨(拨:分开。掀动衣服下摆),足毋蹶。
 先生书策琴瑟在前,坐而迁之,戒勿越。虚坐尽后,食坐尽前。坐必安,执尔颜(保持平常仪态)。长者不及,毋儳言(儳chán:随便不严肃)。正尔容,听必恭。毋剿说(剿说:把别人的见解说成是自己的见解),毋雷同。必则古昔,称先王。侍坐于先生:先生问焉,终则对。请业(业:书中的问题或学习中的问题)则起,请益则起。父召无“诺”(诺:有轻蔑意),先生召无“诺”,“唯”而起(唯:有尊敬意)。侍坐于所尊敬,毋余席(余席:席间有距离)。见同等不起。烛至起(时间不早了,得走了),食至起,上客起。烛不见跋(烛跋:指竖立火炬或蜡烛的底坐)。尊客之前不叱狗。让食不唾(唾:表示厌恶)。
译文:
凡是为长者打扫卫生,其规矩是:一定要用扫帚遮住畚箕(防止尘土飞扬,杂物散落)。扫地的时候要一手持帚扫地,一手举起衣袖遮住扫帚,边扫边退,这样就不会使灰尘飞扬,玷污长者。撮垃圾时,要使畚箕朝向自己。双手捧席要横着,像井上桔槔那样一头高一头低。为尊者铺设坐席,要问面向何方;为尊者铺设卧席,要问脚朝何方。席子南北方向铺设,以西边为尊位;东西方向铺设,以南边为尊位。若不是请来吃饭的客人,席间要散开些,一般说来,席与席之间要有一丈的间距。当主人跪着为客人整理席位时,客人也要跪着并且按住席子说不敢当。客人提出要撤去多重的席子时,主人要一再地阻止。客人就席之后,主人才能坐下。主人如果不问话,客人不可率先发话。将入席,要仪容庄重,不可有失常态。两手提起衣裳的下摆,使下摆离地一尺左右,这样才不致于脚踩着衣裳。不要掀动衣摆。迈步不要慌里慌张,以免脚下踩空。
如果先生的书册琴瑟摆在前面挡住了你的去路,就要跪坐下来把它们移开,千万不可从上面跨越过去。闲座的时候,应尽量往后坐;吃饭的时候,则要尽量靠前坐。坐要安稳,始终保持自然的神态。长者没有提及的事,不要随便插嘴转移话题。要神情端庄,恭恭敬敬地听先生讲话。不要鹦鹉学舌,也不要随声附和,人云亦云。一定要说话的话,要以历史典故为根据,也可引述先王之言为根据。在先生身边陪坐,先生问到自己,要等到先生话说完了再回答。向先生请教疑难问题,要站起来说话;请先生把不明白的地方更深入地讲一讲,也要站起来。父亲召唤时,不可用“嗯”来答应;先生召唤时,也不可用“嗯”来答应;应该用“是”来回答,同时站起来。在所尊敬的人身边陪坐,要尽量靠近,不要使两人之间有间隔。见到同辈的人来,可以不必起立。见到手执火炬的人过来,要站起来告辞。觉得用餐的时间到了,也要站起来告辞。见到新的客人来了,也要站起来告辞。晚上会晤座谈,主人不可使客人发现蜡烛行将燃尽。(让客人误会为主人不欲留客久坐)。在贵客面前不得大声喝斥狗。主人请你进餐时,不可以咳唾。
原文:
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屦,视日蚤莫,侍坐者请出矣。侍坐于君子,君子问更端(更端:改换话题),则起而对。侍坐于君子,若有告者曰:「少间」,愿有复也;则左右屏而待。毋侧听,毋噭应,毋淫视,毋怠荒。游毋倨,立毋跛,坐毋箕,寝毋伏。敛发毋髢(髢:dí,假发),冠毋免,劳毋袒,暑毋褰裳(褰裳:撩起裙子)。
侍坐于长者,屦不上于堂,解屦不敢当阶。就屦,跪而举之,屏于侧。乡长者而屦;跪而迁屦,俯而纳屦。离坐离立(离:两两),毋往参焉;离立者,不出中间。男女不杂坐,不同椸枷(椸yí枷:衣架),不同巾栉,不亲授。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捆(梱:kǔn,门槛),内言不出于捆。女子许嫁,缨(缨:某种标志物);非有大故,不入其门。姑、姊妹、女子子(女子子:即女儿),已嫁而反,兄弟弗与同席而坐,弗与同器而食。父子不同席。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币,不交不亲。故日月以告君,齐戒以告鬼神,为酒食以召乡党僚友,以厚其别也。取妻不取同姓;故买妾不知其姓则卜之。寡妇之子,非有见焉(见:才能卓著),弗与为友。贺取妻者,曰:「某子使某闻子有客,使某羞。」贫者不以货财为礼,老者不以筋力为礼。
译文:
陪坐在君子身旁,如果看到人家打哈欠伸懒腰,或是摸拐杖和穿鞋子,或是抬头看看太阳的位置,陪坐者就该主动告退了。陪坐在君子身旁,人家如果改换话题,陪坐者要站起来回答。陪坐在君子身旁,如果有人进来说:“耽误你们一点时间,有事要请示报告。”这时候,陪坐者就应暂时避开,在不影响来人说话的地方等待。不要侧耳探听别人的说话,不要粗声大气地答应,不要眼珠子滴溜溜地乱瞧,不要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走路不要露出傲慢的姿势,站立时要身体直立,不可一腿立,一腿伸。坐着时不要把双腿叉开像畚箕一样,睡觉时不要趴着睡。束发时不要弄得像假发那样。帽子不可随便摘下来,干活累了热了不要光膀子,再热也不要撩起裙子。
凡在长者身旁陪坐,不可穿着鞋子上堂。脱下的鞋子切莫放在台阶上,(以免妨碍后来者升堂)。穿鞋时,要跪坐着拿起鞋子,退到一旁再穿。如果面向长者穿鞋,就要跪坐着把鞋子倒过来,然后弯腰穿上。遇到两个人并排坐着或并排站着,自己就不要再插在人家其间。遇到两个人并排站着,不要从人家中间穿过。男女不可同坐在一起,不可共用同一个衣架,不可共用同一条手巾和同一个梳子,男女授受不亲。叔嫂之间不打招呼。不能让庶母为自己洗内裤。男人在外说的话不要回家对老婆说,女人屋里说的话也不要传到外面去。女子订婚之后,就要头上佩戴彩带,表示已经有主了。没有大事,旁人不得进入其居室。姑母、姐妹、自己的女儿,出嫁以后回到娘家,兄弟不可与之同席而坐,不可与之共用同一器皿进餐。父子不可同席而坐。男女之间,如果没有媒人往来提亲,就不打听对方的名字;如果女方还没有接受聘礼,双方就不能有交往,更不能互相亲密。结婚的年月日要向官府登记,还要斋戒禀告祖先,还要置办酒席邀请乡邻、同事、朋友,如此郑重其事,就是为了强调男女之别。娶妻不得娶同姓女子,所以买妾时如果不知她的氏姓,就得通过占卜决定可否。寡妇的儿子,除非表现出具有卓异的才能,不得和他交朋友。祝贺某人结婚,(如果祝贺者本人不到场,)其所派去的人应当这样说:“是某君派我来的,某君听说您有喜事,特派我来送上一壶酒。”对于贫穷的人,就不必苛求他非要带着彩礼;对于年老的人,就不必苛求他非得出体力帮忙。
原文:
子者不以国,不以日月,不以隐疾(隐疾:人体私密处所生疾病),不以山川。男女异长(男女单独排行)。男子二十,冠(冠:男子成人礼)而字。父前,子名;君前,臣名。女子许嫁,笄(笄:女子成人礼)而字。
凡进食之礼,左殽右胾(殽:带骨头的熟肉;胾:不带骨头的熟肉),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脍炙处外,酰(即醋)酱处内,葱渫(葱渫xiè:渫,排出葱鼻涕,权且理解为葱段吧)处末,酒浆(浆:亦酒)处右。以脯修(脯修:皆干肉)置者,左朐右末(朐:,肉晒干后弯曲的肉段。末:细碎)。客若降等执食兴辞,主人兴辞于客,然后客坐。主人延客祭:祭食,祭所先进。殽之序,遍祭之。三饭,主人延客食胾,然后辩殽。主人未辩,客不虚口。侍食于长者,主人亲馈,则拜而食;主人不亲馈,则不拜而食。共食不饱,共饭(不)泽手。毋抟饭,毋放饭,毋流歠(歠chuò:吮吸流食是弄出声音),毋咤食(咤食:吧唧嘴),毋啮骨,毋反鱼肉,毋投与狗骨。毋固获(不要把某一盘子食物据为己有),毋扬饭(不要翻弄碗中饭菜)。饭黍毋以箸。毋嚃羹(嚃羹:专食羹汤中的干货,犹言捞干的),毋絮羹(絮羹:加料调制),毋刺齿,毋歠醢(歠醢:啜饮肉酱)。客絮羹,主人辞不能亨。客歠醢,主人辞以窭(窭::贫穷寒酸)。濡肉齿决,干肉不齿决。毋嘬炙(嘬炙:吮吸肉汁)。卒食,客自前跪,彻饭齐(齐:酱类)以授相者,主人兴辞于客,然后客坐。侍饮于长者,酒进则起,拜受于尊所。长者辞,少者反席而饮。长者举未釂(釂jiào:干杯),少者不敢饮。长者赐,少者、贱者不敢辞。
赐果于君前,其有核者怀其核。御食于君,君赐余,器之溉者不写(溉:可以洗涤的器具;写:把食物倒在另一盘子里),其余皆写。馂(馂jùn:剩饭)余不祭。父不祭子,夫不祭妻。御同于长者,虽贰不辞,偶坐不辞。羹之有菜者用梜(梜jiā:筷子),其无菜者不用梜。
译文:
给儿子起名,不得用国名名之,不得用日月之名名之,不得用私密处的疾病名名之。男孩女孩分别排列长幼顺序。男子到了二十岁举行成人礼并为他取字。但在父母面前儿子必须自称名,在国君面前臣子必须自称名。女子订婚之后要为她举行女子成人礼,并为她取字。
吃饭的讲究是:带骨的肉放在左边,切好的大块肉放在右边,饭食放在人的左手方,羹汤放在人的右手方;烤熟后切碎的肉放在外面,离人远些;(作为作料的)醋和酱放在里面,离人近些。葱段放在左边,酒浆放在右边。如果还有干肉,则弯曲的在左,细碎的在右。客人的身份较主人卑下,客人就应端着饭碗站起来,说自己不敢当此席位,这时主人就要起身劝说客人不要客气,然后客人才又落座。主人请客人和他一道进行饭前祭祀。祭祀的方法是,主人先摆上哪一种主食就先祭哪一种。祭肴馔的方法则是逐一祭之,祭个遍。吃过三口饭后,主人要请客人吃切好的大块肉,然后请客人遍尝各种肴馔。如果主人尚未吃完,客人不可呷酒漱口表示已经吃饱。陪着长者吃饭,如果主人亲自摆菜,要拜谢之后再吃;主人不亲自摆菜,就不必拜谢,可以径自动手取食。大伙儿一起吃饭,要注意谦让,不可只顾自己吃饱。大伙儿一起吃饭,手不能不洗干净。不要把饭搓成团,不要把吃剩的饭再放回去,不要大口吮吸弄出的声音来,以免满口汁液外流,不要吧唧嘴,不要啃骨头,以免弄出声响,不要把鱼肉咬下一块再放回去,不要把骨头扔给狗,不要把某种食物据为己有,不要翻弄碗里的饭菜,吃米饭时不要用筷子,羹汤不能连菜带汤囫囵地吞咽,不要随意搅动羹汤。不要当众剔牙,不要单独吃肉酱。客人如果调和羹汤,主人就要道歉,说“不好意思,调的不好”。客人如果吃肉酱,主人就要道歉,说“家里穷,没有什么好吃的”。湿软的肉可以用齿咬断,干硬的肉不可以用齿咬断,就须用手撕着吃。吃烤肉不要一口吞一大块。吃完饭,客人要从前面跪着帮着收拾盛饭菜的器具并交给在旁服务的人,这时主人要连忙起身,说不敢劳动客人,然后客人再坐下。晚辈陪伴长者饮酒,看见长者将给自己斟酒就要赶快站起来,走到长者前面拜谢。长者说不用如此客气,然后晚辈才回到自己的席位喝酒。长者尚未举杯饮尽,晚辈不敢先饮。长者赐予晚辈某种食品,作晚辈的、作僮仆的不得推辞不受。国君当面赐食水果,有核的要把核藏在兜里,不可吐到地上。
伺候国君吃饭,国君赐以剩余的饭菜,这时就要看盛放食物的器具是否可以洗涤。若是可以洗涤,则就原器取食,不必倒入另外的器皿;若是不可洗涤,就要统统倒入另外的器皿再吃。(以免脏污了国君的食器)。吃剩的饭菜不须要再行祭食之礼。父亲吃儿子剩余之食,丈夫吃妻子剩余之食,也都不祭。晚辈陪同长者参加宴会,如果主人厚待晚辈如同长者一样,晚辈不用客套。作为宴席上的陪客,席间另有上宾,也不用客套。汤里如果有菜,就要用筷子夹着吃;如果没有,则不用筷子,只用汤匙就行了。
原文:
为天子削瓜者副之(副:通古字疈前人识读为切成四瓣再横切一刀),巾以絺(絺chī:细葛布)。为国君者华之(华:前人识读为一切两半再横切一刀),巾以绤(绤:粗葛布)。为大夫累之(累:通‘裸’,去皮),士疐之(疐zhì::通‘蒂’切去瓜蒂),庶人龁之。(这里的“削”是指削去瓜皮,副,是切开的意思。为天子切瓜的时候,要先削去瓜皮,然后把瓜纵向切成四瓣。郑玄说:“既削,又四析之,乃横断之。”可见切成四瓣之后,还要再横着切断,这样一个瓜就切成了八瓣。“巾以絺”就是用细葛布盖起来,然后端给天子去吃。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瓜首先要削皮,应该不是西瓜。实际上,西瓜传入中国是西汉以后的事了,最初叫做寒瓜,南宋时才有了西瓜的名称,大概是人们以为其从西域传入,故而称为西瓜。那么周代时所吃之瓜是什么瓜呢,现在已经难以确知,从削皮来看,大概是类似于今天的甜瓜之类。为诸侯国的国君切瓜,首先当然也要削去皮,然后“华之”,这个“华”是“半破”的意思,就是把瓜纵向切成两瓣。然后横向切断,这样瓜就被切成了四瓣。“巾以綌”,“綌”是粗葛布,就是用粗葛布把瓜盖起来端给诸侯国国君吃。为大夫切瓜,先削去瓜皮,然后从中间切开,再横向切断,实际也是切成四瓣,这一点与为国君切瓜并无不同。不同的是为大夫削瓜要“累之”,“累”是“裸”的意思,即瓜切好后并不用什么盖着就端给大夫。为士切瓜“疐之”,“疐”通“蒂”,这里作动词用,即除去瓜屁股。“士疐之”,是省略的说法,切好后也不用什么东西覆盖,直接端给士吃。为庶人切瓜就更简略了,“庶人龁之”,这里的“庶人”不是指平民百姓,而是“府史之属”,即官府里的办事人员。“龁”是咬的意思,即让庶人吃瓜连切都不切,直接端过去,这样庶人只能啃着吃了。
父母有疾,冠者不栉,行不翔(翔:伸展双臂),言不惰(惰:戏谑),琴瑟不御,食肉不至变味,饮酒不至变貌,笑不至矧(矧:露出牙齿),怒不至詈(詈zi:骂人)。疾止复故。有忧者侧席(侧席:旁边的席子)而坐,有丧者专席(专席:单层席子)而坐。
水潦降,不献鱼鳖,献鸟者拂其首(拂其首:遮住鸟的头部,不使其啄人),畜鸟者则勿拂也。献车马者执策绥(策:马鞭;绥:登车时拽的绳子),献甲者执胄,献杖者执末。献民虏者操右袂。献粟者执右契,献米者操量鼓(鼓:量具)。献孰食者操酱齐(酱齐:齐,通“ 韲 ”,酱菜,凉拌菜)。献田宅者操书致(书致:书契,产权证)。凡遗人弓者:张弓尚筋(劲:指弦),弛弓尚角(角:指弓背)。右手执箫(萧:弓的端头),左手承弣(弣:弓的中部)。尊卑垂帨(帨:佩巾;垂帨,佩巾带子下垂,表示弯腰致礼)。若主人拜,则客还辟,辟拜。主人自受,由客之左接下承弣;乡与客并,然后受。进剑者左首。进戈者前其鐏(鐏zūn:戈柄下端的圆锥形金属套),后其刃。进矛戟者前其镦(镦duī:矛戟柄末的平底金属套。)。进几杖者拂之(拂之:拂尘)。效马效羊者右牵之;效犬者左牵之。执禽者左首。饰羔雁者以缋(缋huì:指花布)。受珠玉者以掬(掬:捧着)。受弓剑者以袂。饮玉爵者弗挥。凡以弓剑、苞苴、箪笥问人者,操以受命,如使之容。
凡为君使者,已受命,君言不宿于家。君言至,则主人出拜君言之辱;使者归,则必拜送于门外。若使人于君所,则必朝服而命之;使者反,则必下堂而受命。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谓之君子。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译文:
为天子削瓜,先削去瓜皮,切成四瓣,再拦腰横切一刀,然后用细纱布蒙上。为国君削瓜,先削去瓜皮,再一切两半,再横切一刀,然后用粗纱布蒙上。为大夫削瓜,只要削去皮即可,不用蒙盖。为士人只切掉瓜蒂,再横切一刀。庶人在切除瓜蒂之后就捧着整个瓜啃吃。
父母生病,成年的儿子由于心中忧虑,头发也不梳理,走路不能甩胳膊,玩笑话也不讲,乐器也不弹奏,吃肉不至于吃到腻歪,饮酒不至于喝到脸红,发笑不至于张狂,发怒不至于骂人。父母病愈,一切行为再恢复常态。父母有病的人要独自坐在旁边的席子上,父母去世不久的人只坐单层的席子。
雨水多的时节,不以鱼鳖赠人。凡赠人野鸟要罩住鸟的喙,以防其啄人,献家禽则不必如此。送人车马,只要递上马鞭和登车拽着的绳子就可以了,送铠甲,只要呈上头盔就行了。送手杖,要自己手执拐杖的末端。献俘虏的时候要抓紧他的右臂袖子。献粱、稻之类谷物,只要呈上可以兑取的债券就行了。献米,可以呈上量米的容器。献熟食,要先送上酱类和切碎的腌菜。献田地房产,只要呈上田契房契即可。凡是送人弓的,如果弓弦己经张紧,就要弓弦向上,如果弓弦处于松弛,就要弓背向上,同时右手拿着弓的一头,左手托着弓背的中部。授受双方彼此鞠躬致礼。如果主人下拜,客人要退避,避开主人的拜,表示不敢当。如果是主人自己接受弓,就要从客人左手方接住弓背的中部,用右手接住弓的下头,与客人面朝同一方向并排而立,然后接过弓来。赠别人剑,要剑柄向左。赠别人戈,要以戈柄朝前,戈刃向后。赠别人矛或戟,也要柄部向前。赠人几案和手杖,要擦拭干净。献马献羊要用右手牵着。献犬则用左手牵着。以鸟送人,要鸟头向左。以羊羔和大雁送人,要在羊羔和大雁身上蒙上一块花布。接受珠玉,要用双手捧着。接受弓剑,要用衣袖承接。用玉杯饮酒,不要挥舞,以免失手打碎。凡是被尊者派去赠送弓剑、苞苴、箪笥的人,在捧起这些礼物接受使命时,其仪态要像使臣受命出聘他国那样。凡是被派作使臣的人,接到使命之后就不得在家逗留,要立刻出发。
传达国君命令的使者来到,主人就要穿上朝服在门外拜迎使者,并说有劳尊驾。使者回去时,还要到门外拜送。如果派人到国君那里去,就得像亲自朝见国君那样,先穿上朝服再派遣使者。使者从国君那里回来,一定要下堂迎接使者带来的君命。博闻强记而能谦让,乐于作善事而不懈怠,这样的人就叫做君子。君子不要求别人时时事事都说自己好,也不要求别人时时事事都要对得起自己,这样,交情才能始终保持。
原文:
《礼》曰:「君子抱孙不抱子。」此言孙可以为王父尸,子不可以为父尸。为君尸者,大夫士见之,则下之。君知所以为尸者,则自下之,尸必式。乘必以几。齐(zhai)者不乐不吊。
居丧之礼,毁瘠不形,视听不衰。升降不由阼阶,出入不当门隧。居丧之礼,头有创则沐,身有疡则浴,有疾则饮酒食肉,疾止复初。不胜丧,乃比于不慈不孝。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十唯衰麻在身,饮酒食肉,处于内。生与来日,死与往日。知生者吊,知死者伤。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伤;知死而不知生,伤而不吊。吊丧弗能赙,不问其所费。问疾弗能遗,不问其所欲。见人弗能馆,不问其所舍。赐人者不曰来取。与人者不问其所欲。适墓不登垄,助葬必执绋。临丧不笑。揖人必违其位。望柩不歌。入临不翔。当食不叹。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适墓不歌。哭日不歌。送丧不由径,送葬不辟涂潦。临丧则必有哀色,执绋不笑,临乐不叹;介胄,则有不可犯之色。故君子戒慎,不失色于人。
译文:
《礼经》上说:“君子抱孙子不抱儿子。”这话的意思是,祭祖时,孙子可以代表祖父接受祭祀,而儿子则不可以。代表已故国君接受祭祀的人,大夫和士遇到他都要下车致敬。如果国君知道某人是代表先王接受祭司的人,也要表示尊重。而作为代表先人接受祭司的人一定要凭轼答谢。他登车时,要用板凳来垫脚。斋戒过的人,不可听音乐,也不可到别人家吊丧。
居丧之礼:由于悲伤,甚至于形销骨立而脱相,但视力和听力仍要保持好,上堂下堂不走家长常走的台阶,出入大门不走中门的正道。居丧之礼:头上生了疮,可以洗头;身上长了疥,可以洗澡。有了疾病的时候,可以喝点酒,吃点肉,但病愈之后就要马上停止。如果服丧期间弄坏了身体而不能胜任丧事,那就等于不慈不孝。五十岁的孝子,不要弄得狼狈不堪。六十岁的人,可以不因悲伤而消瘦。七十岁的人,只须披麻带孝就行了,可以照常喝点酒吃吃肉,可以住在自己的居室内(不用守灵过夜)。活人为死人服丧期,从人死的第二天算起,死者的殡殓世间从人死的当天算起。如果是与死者家属有交往的,应去慰问死者家属;如果是与死者本人有交情的,应去哀悼死者。只与死者家属有交往而与死者本人无交情,就只须慰问而不须哀吊;反之,只与死者本人有交情而与死者亲属没有交情,则只须哀吊而不须慰问。吊丧,如果不能提供财物上的帮助,就不要问丧事的花费。探视病人,如果不能有什么馈赠,就不要问病人需要什么。见到行人,如果不能留宿,就不要问他住在什么地方。赠人物品,不要说“你来拿吧”,而要派人送去,给人东西,不要问人要不要。到了墓地,不要登上坟头。参加葬礼必须帮助扶持灵车。参加丧事,不可嬉笑打闹。与人作揖,必须离开原位。望见灵车,不可唱歌。进入丧家,走路不要甩着胳膊。吃饭时不可唉声叹气。邻居有丧事,即使在舂米时也不可喊号子。邻里有停殡待葬的,就不要在街巷中唱歌。到墓地上,更不能唱歌。吊丧的那一天,也不能唱歌。送葬的时候,不能抄小路。挽着灵车,不要躲避路上的积水。参加丧事一定要有哀伤的表情。助挽灵车时不可嬉笑。听音乐时不可叹气。披上铠甲戴上头盔,就要表现出不可侵犯的神态。所以君子小心谨慎,不在人前失态出洋相。
原文:
国君抚式,大夫下之。大夫抚式,士下之。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刑人不在君侧。兵车不式。武车绥旌,德车结旌。史载笔,士载言。前有水,则载青旌。前有尘埃,则载鸣鸢。前有车骑,则载飞鸿。前有士师,则载虎皮。前有挚兽,则载貔貅。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招摇在上,急缮其怒。进退有度,左右有局,各司其局。
父之雠,弗与共戴天。兄弟之雠不反兵(反兵:回去拿兵器)。交游之雠不同国。四郊多垒,此卿大夫之辱也(因为治理不好,草民滋事甚多,才不得不多建堡垒以防贼人,所以可耻)。地广大,荒而不治,此亦士之辱也。
临祭不惰。祭服敝则焚之,祭器敝则埋之,龟策敝则埋之,牲死则埋之。凡祭于公者,必自彻其俎。卒哭乃讳。礼,不讳嫌名。二名不偏讳。逮事父母,则讳王父母(王父母:祖父母);不逮事父母,则不讳王父母。君所无私讳,大夫之所有公讳。《诗》、《书》不讳,临文不讳。庙中不讳。夫人之讳,虽质君之前,臣不讳也;妇讳不出门。大功小功(服丧大功小功的人)不讳。入竟而问禁,入国而问俗,入门而问讳。
译文:
遇到国君凭轼行礼时,大夫就要下车致敬。遇到大夫凭轼行礼时,士就要下车致敬。礼制不是为庶人草民制定的,刑罚不能加之于大夫。受过刑罚的人,不宜在国君身边做事。乘兵车时不能凭轼行礼。(天子所乘)兵车上的旌旗要舒展,意在宣扬威猛;(天子所乘)车上的旌旗要缠绕起来,以示德美于内,不尚张扬。如果国君出行,随行的史官要携带笔墨,秘书要记录君主言论。在队伍行进的途中,前面发现江河,前导的警卫就竖起画有青雀的旌旗以警众;发现尘土飞扬,就竖起画有鸣鸢的旌旗以警众;发现车骑奔驰,就竖起画有飞鸿的旌旗以警众;发现兵众师旅,就举起虎皮大旗以警众;发现猛兽,就竖起画有貔貅的旌旗以警众。天子仪仗,前锋以画有朱雀的旗子为标志,后卫以画有玄武的旗子为标志,左翼以画有青龙的旗子为标志,右翼以画有白虎的旗子为标志。中军则以北斗七星旗为令旗。士卒威武奋勇,前进后退,都有一定的法度。左右两翼,也各有主管人员负责。
对于杀父的仇人,作儿子的不能与他共同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什么时候杀了他什么时候才算罢休。对于杀害兄弟的仇人,要随时携带武器(不用回家现取),遇见就杀。对于杀害朋友的仇人,不能和他处在同一国度。如果国都的四郊筑有许多防御工事,那是卿、大夫的耻辱。土地尽管广大,如果任其荒废而不加治理,那是地方官长的耻辱。
参加祭祀,不得懒散。祭服破了要烧掉,祭器破旧要埋掉,用于卜筮的龟策破旧也要埋掉,用于祭祀的牲口死了要埋掉。凡是在国君的庙里助祭的士,祭过神后,都要把自己的一份助祭祭品带回家去。哭悼之后,就要避免直呼死者之名。按照礼制规定,与死者之名读音相同的字可以不避,双字之名不必每个字都避讳。如在父母身边,就要避讳祖父之名;如果不在父母身边,则可不避讳祖父之名。在国君面前不避家讳,在大夫面前则应避国君之讳。读《诗经》、《尚书》等经典时,不须避讳;写文章,也不须避讳(以防辞不达意)。庙中的祭文和祝辞,不须避讳。国君夫人的名讳,即令是在与国君对话,臣子也不须避讳。妇人之名讳,仅限于家门之内。服大功、小功之丧的亲属,不须避讳。凡是到了一个新地方,要先打听当地的禁忌;进到国都,要先打听城里的风俗;进到别人家,要先打听主人的家讳。
原文:
外事以刚日(刚日:单日),内事以柔日(柔日:双日)。凡卜筮日:旬之外曰“远某日”,旬之内曰“近某日”。丧事先远日,吉事先近日。曰:「为日,假尔泰龟有常(有常:昭示无差错),假尔泰筮有常。」卜筮不过三,卜筮不相袭。龟为卜,策为筮。卜筮者,先圣王之所以使民信时日、敬鬼神、畏法令也;所以使民决嫌疑、定犹与(与:通豫)也。故曰:「疑而筮之,则弗非(弗非:不能否定另来)也;日而行事,则必践之。」
君车将驾,则仆执策立于马前。已驾,仆展軨(軨líng:车辆挡板)、效驾,奋衣由右上取贰绥(贰绥:副绥),跪乘,执策分辔(分辔:分别牵引多匹马的缰绳),驱之五步而立。君出就车,则仆并辔授绥。左右攘(攘:让也)辟,车驱而驺。至于大门,君抚仆之手而顾,命车右就车;门闾、沟渠,必步。凡仆人之礼,必授人绥。若仆者降等,则受;不然,则否。若仆者降等,则抚仆之手;不然,则自下拘之。
译文:
外面的大事(天地山川祭祀?)要在单日举行,家里的事情(宅神或祖宗祭祀?)要在双日举行。凡用卜筮的办法来择定办事吉日,本旬以外的日子称作“远某日”,本旬之内的日子称作“近某日”。丧葬等事,应先卜远日;祭享等事,应先卜近日。卜时要说:“卜个吉日,借助您这昭示一贯正确的大龟判个吉凶。”筮时要说:“筮个吉日,借助您这昭示从不出错的神蓍判个吉凶。”不管是用卜或用筮,都不能超过三次。用了龟卜,就不可再用蓍筮 ;用了蓍筮,就不可再用龟卜。用龟甲来判定吉凶叫做卜,用蓍草来判定吉凶叫做筮。卜与筮,这是古昔圣王用来教化百姓相信吉良辰吉日、崇敬天地鬼神、敬畏君长的法令的办法,也是让百姓在遇到疑难问题徘徊犹豫之际借以作出决断的办法。所以说:因为犹豫不决才进行卜筮,既已卜筮,就不可再怀疑卜筮的结果,已定算定在那一天举行,那就不能更改。必须在那一天实行。
国君要乘车出行时,仆人应手执马鞭立于马前。车马套好之后,仆人要放下车厢挡板并且试驾一下。试车时,仆人要首先抖抖衣服上的尘土,然后从右边上车,拉着副绥上车,以跪姿乘坐,拿起马鞭,两手分握多条缰绳,驱车前行五步而止。国君出来登车时,仆人要一手把总揽缰绳,用另一只手将正绥递给国君。国君登车之后,侍从们退向道路两边。车子开动以后,负责警卫的人员立马跟进。车子走到大门口,国君按住随从的手,示意停车,并回过头来命令车右登车。车子经过城门、里门和沟渠时,车右必须下车步行。凡是驾车的仆人,按礼来说,一定要把登车绥绳递给乘车者。如果驾车者的身份低于乘车者,乘车者就接受;不然的话,就不能接受。更具体地说,如果驾车者的身份低于乘车者,乘车者在接受绥绳时,应先用手按住驾车者的手,示意不敢当,然后再接受;如果双方身份相等,就应当从驾车者的手的下方直接取绥绳。
原文:
客车不入大门。妇人不立乘。犬马不上于堂。故君子式黄髪(黄髪:老人),下卿位(经过卿级人物时下车),入国不驰,入里必式。君命召,虽贱人,大夫士必自御(御:迎接)之。介(介:披甲)者不拜,为其拜而蓌(蓌cuò:半跪半蹲貌)拜。祥车(死者生前坐的车)旷左,乘君之乘车不敢旷左;左必式。仆,御妇人则进左手,后右手;御国君,则进右手,后左手而俯。国君不乘奇车(奇车:非正规官车)。车上不广欬(欬:同咳),不妄指。立视五巂(巂guī通“规”,指车轮转一周。),式视马尾,顾不过毂。国中以策彗恤勿驱(策彗:以彗为策;彗,带叶的竹扫帚;恤勿:轻轻抚摸)。尘不出轨。国君下齐牛,式宗庙(当为下宗庙,式齐(zhai)牛。到宗庙跟前则下车,遇到用于祭祀的牛则肃立)。大夫、士下公门,式路马(路马:君主的车马)。乘路马,必朝服载鞭策,不敢授绥,左必式。步路马,必中道。以足蹙(蹙:踩踏)路马刍,有诛。齿路马,有诛。
译文;
客人的车马不可驶入主人的大门,(以示尊重)。妇女乘车不可站着。犬马不可牵到堂上。君子乘车时,遇到老年人要凭轼致敬,经过卿的身边要下车示敬,进入城门不可驰骋,进入里门必须凭轼以示敬畏。国君要见的人,即使他地位低贱,大夫、士也必须亲自出迎,(以示尊重君命)。穿铠甲的人不拜,因为着甲而拜半跪半蹲,不成体统。祥车要永远空着左边的尊位。如果乘国君的从车,可千万不能空着左边的尊位,(那样就意味着国君已经不在)。既然是御者立在左边的尊位,为表示自己的局促不安,所以御者始终作凭轼之姿(握住横木)。为妇人驾车,要伸出左手执辔,右手后缩,这是为了避免嫌疑。为国君驾车,则要伸出右手执辔,左手后缩,朝国君屈身低头,(以示敬意)。国君不可乘奇邪不正之车。在车上不要大声咳唾,不要随便指手画脚。站着时,视线看到车轮转动五圈的距离就行了;凭轼行礼时,视线不能超过马尾巴;回头看时,视线不得超过轮毂。进入国都就改用策彗(扫帚)轻轻搔摩驾车的马,降低车速,使尘土不至于飞扬到车辙之外。国君经过宗庙的门口要下车,遇见供祭祀用的牛要凭轼肃立。大夫、士经过国君的门口要下车,遇见正在训练的路马要凭轼致敬。臣子驾驭路马,一定要穿上朝服,虽然带有马鞭,但备而不用,也不敢把登车的绥绳递给别人;并且要站在车的左边,必须凭轼而立(以示敬重)。牵着路马步行,一定要走在道路正中。凡是用脚践踏路马草料者,有罚;掀看路马齿龄者,有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道学论坛 ( 豫ICP备05017874-1号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1   

GMT+8, 2017-12-14 00:37 , Processed in 2.17241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