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道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7|回复: 0

《春秋左传》研读昭公四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沂蒙山人 于 2017-4-21 07:10 编辑

                昭公四年
(鲁昭公四年为公元前538年,周景王七年,晋平公二十年,齐景公十年,卫襄公六年,蔡灵公五年,郑简公二十八年,曹武公十七年,陈哀公三十一年,杞文公十二年,宋平公三十八年,秦景公三十九年,楚灵王三年,许悼公九年,吴夷末六年)
【经】
四年.
春,王正月,大雨雹。
夏,楚子、蔡侯、陈侯、郑伯、许男、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淮夷:小国,其地今淮甸,在淮河流域。淮夷并非一个国家,而是统称,夏商周时期的中原王朝与淮夷多有征伐记载。后被吴国所灭,先后被吴,越,楚等国吞并。会于申(申:郑国地名,在今河南南阳)。楚子执徐子。
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吴,执齐庆封,杀之。遂灭赖(今湖北随县)。九月,取鄫(鄫国已被莒国灭掉,时为莒邑)。
冬十有二月乙卯,叔孙豹卒。
【译文】
昭公四年。
春天,周历正月间,下了很大的冰雹。
夏天,楚灵王、蔡灵公、陈哀公、郑简公、许悼公、徐子、滕子、顿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在郑国申地会见。楚灵王拘捕了徐子。
秋七月,楚子、蔡侯、陈侯、许男、顿子、胡子、沈子、淮夷出兵伐吴,拘捕了齐国庆封并杀了他。顺便灭掉了赖国。九月又占领了鄫邑。
冬十二月二十八,叔孙豹过世。
【传】
  四年春,王正月,许男如楚,楚子止之,遂止郑伯,复田江南,许男与焉。使椒举如晋求诸侯,二君待之。椒举致命曰:「寡君使举曰:『日(日:日前昔日)君有惠,赐盟于宋,曰:‘晋、楚之从,交相见也。’以岁之不易,寡人愿结欢于二三君。』使举请间。君若苟无四方之虞,则愿假宠以请于诸侯。」
  晋侯欲勿许。司马侯曰:「不可。楚王方侈(侈:骄狂自大),天或者欲逞其心,以厚其毒而降之罚,未可知也。其使能终,亦未可知也。晋、楚唯天所相,不可与争。君其许之,而修德以待其归(归:走向)。若归于德,吾犹将事之,况诸侯乎?若适淫虐,楚将弃之,吾又谁与争?」曰:「晋有三不殆,其何敌之有?国险而多马,齐、楚多难。有是三者,何乡而不济?」对曰:「恃险与马,而虞(虞:指望)邻国之难,是三殆也。四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三涂(太行,轩辕,崤渑)、阳城、大室、荆山、中南(阳城、大室、荆山、中南:皆山名),九州之险也,是不一姓。冀之北土,马之所生,无兴国焉。恃险与马,不可以为固也,从古以然。是以先王务修德音以亨(享:结交)神人,不闻其务险与马也。邻国之难,不可虞也。或多难以固其国,启其疆土;或无难以丧其国,失其守宇。若何虞难?齐有仲孙之难而获桓公,至今赖之。晋有里、丕之难而获文公,是以为盟主。卫、邢无难,敌亦丧之。故人之难,不可虞也。恃此三者,而不修政德,亡于不暇,又何能济?君其许之!纣作淫虐,文王惠和,殷是以陨,周是以兴,夫岂争诸侯?」乃许楚使。使叔向对曰:「寡君有社稷之事,是以不获春秋时见。诸侯,君实有之,何辱命焉?」椒举遂请昏,晋侯许之。
楚子问于子产曰:「晋其许我诸侯乎?」对曰:「许君。晋君少安(少安:目光短浅,无远图大志),不在诸侯。其大夫多求,莫匡其君。在宋之盟,又曰如一,若不许君,将焉用之?」王曰:「诸侯其来乎?」对曰:「必来。从宋之盟,承君之欢,不畏大国,何故不来?不来者,其鲁、卫、曹、邾乎?曹畏宋,邾畏鲁,鲁、卫逼于齐(受齐国迫携)而亲于晋,唯是不来。其馀,君之所及也,谁敢不至?」王曰:「然则吾所求者,无不可乎?」对曰:「求逞于人,不可;与人同欲,尽济。」
  大雨雹。季武子问于申丰(申丰:季氏家大夫)曰:「雹可御乎?」对曰:「圣人在上,无雹,虽有,不为灾。古者,日在北陆(北陆:指虚宿与尾宿,日在北陆应是小寒大寒季节)而藏冰;西陆(西陆指昴宿与毕宿),朝觌而出之。其藏冰也,深山穷谷,固阴冱寒(冱hu寒:寒气凝结),于是乎取之。其出之也,朝之禄位,宾、食、丧、祭,于是乎用之。其藏之也,黑牲、秬黍,以享司寒。其出之也,桃弧、棘矢,以除其灾。其出入也时。食肉之禄,冰皆与焉。大夫命妇,丧浴用冰。祭寒而藏之,献羔而启之,公始用之。火出而毕赋。自命夫、命妇,至于老疾,无不受冰。山人取之,县人传之,舆人纳之,隶人藏之。夫冰以风壮,而以风出(寒风凝冰,春风融冰)。其藏之也周,其用之也遍,则冬无愆阳,夏无伏阴,春无凄风,秋无苦雨,雷不出震,无灾霜雹,疠疾不降,民不夭札(夭札:夭,短命;札,死于瘟疫)。今藏川池之冰,弃而不用。风不越而杀,雷不发而震。雹之为灾,谁能御之?《七月》之卒章(《诗经·豳风·七月》最后一章有“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藏冰之道也。」
  夏,诸侯如楚,鲁、卫、曹、邾不会。曹、邾辞以难,公辞以时祭,卫侯辞以疾。郑伯先待于申。六月丙午,楚子合诸侯于申。椒举言于楚子曰:「臣闻诸侯无归(:归向,归附),礼以为归。今君始得诸侯,其慎礼矣。霸之济否,在此会也。夏启有钧台(钧台:地名,在今河南禹县境内)之享,商汤有景亳(景亳:地名,在今河南偃师境内)之命,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阳(岐阳:地名,在今陕西岐山县内)之搜,康有酆宫(酆宫:当为文王之庙,在今陕西户县境内)之朝,穆有涂山(涂山:在今安徽怀远县境内)之会,齐桓有召陵之师,晋文有践土之盟。君其何用?宋向戌、郑公孙侨在,诸侯之良也,君其选焉。」王曰:「吾用齐桓。」王使问礼于左师与子产。左师曰:「小国习之,大国用之,敢不荐闻?」献公合诸侯之礼六。子产曰:「小国共职,敢不荐守?」献伯、子、男会公之礼六。君子谓合左师善守先代,子产善相小国。王使椒举侍于后,以规过。卒事,不规。王问其故,对曰:「礼,吾所未见者有六焉,又何以规?」宋大子佐后至,王田于武城,久而弗见。椒举请辞(辞谢太子佐)焉。王使往,曰:「属有宗祧之事于武城,寡君将堕币(堕:输也。言将在宗庙接受宋国供奉)焉,敢谢后见。」
徐子,吴出也,以为贰焉,故执诸申。
  楚子示诸侯侈,椒举曰:「夫六王二公之事,皆所以示诸侯礼也,诸侯所由用命也。夏桀为仍之会,有愍叛之(仍:小国,在今山东济宁附近;有愍,小国,为夏桀所灭)。商纣为黎之蒐,东夷叛之。周幽为大室(即嵩山)之盟,戎狄叛之。皆所以示诸侯汰也,诸侯所由弃命也。今君以汰,无乃不济乎?」王弗听。
  子产见左师曰:「吾不患楚矣,汰而愎谏,不过十年。」左师曰:「然。不十年侈,其恶不远,远恶而后弃。善亦如之,德远而后兴。」
  秋七月,楚子以诸侯伐吴。宋大子、郑伯先归。宋华费遂、郑大夫从。使屈申围朱方,八月甲申,克之。执齐庆封而尽灭其族。将戮庆封。椒举曰:「臣闻无瑕者可以戮人。庆封唯逆命,是以在此,其肯从于戮乎?播于诸侯,焉用之?」王弗听,负之斧钺,以徇于诸侯,使言曰:「无或如齐庆封,弑其君,弱其孤,以盟其大夫。」庆封曰:「无或如楚共王之庶子围,弑其君——兄之子麇而代之,以盟诸侯。」(围杀郏敖见昭公元年。麇即郏敖,楚国君主,也是围的之子)王使速杀之。
  遂以诸侯灭赖。赖子面缚衔璧,士袒,舆榇从之,造于中军。王问诸椒举,对曰:「成王克许,许僖公如是,王亲释其缚,受其璧,焚其榇。」王从之。迁赖于鄢。楚子欲迁许于赖,使斗韦龟与公子弃疾城之而还。申无宇曰:「楚祸之首,将在此矣。召诸侯而来,伐国而克,城竟莫校(在边境筑城,无人争辩)。王心不违(无人敢违忤君主意愿),民其居乎?民之不处,其谁堪之?不堪王命,乃祸乱也。」
  九月,取鄫,言易也。莒乱,著丘公立而不抚鄫,鄫叛而来,故曰取。凡克邑不用师徒曰“取”。
  郑子产作丘赋(丘赋:当即丘甲,付税额度)。国人谤之,曰:「其父死于路,己为虿尾。以令于国,国将若之何?」子宽以告。子产曰:「何害?苟利社稷,死生以之。且吾闻为善者不改其度,故能有济也。民不可逞,度不可改。《诗》曰:『礼义不愆,何恤于人言。』(此乃一首逸诗)吾不迁矣。浑罕(子宽)曰:「国氏其先亡乎!君子作法于凉(凉:不厚道,刻薄),其敝犹贪。作法于贪,敝将若之何?姬在列者,蔡及曹、滕其先亡乎!逼而无礼。郑先卫亡,逼而无法。政不率法,而制于心。民各有心,何上之有?」
冬,吴伐楚,入棘、栎、麻(棘、栎、麻:均楚地),以报朱方之役。楚沈(沈:县名,故沈国,在今安徽临泉境内)尹射奔命于夏汭(夏汭:地名),葴(葴:邑名尹宜咎城钟离(钟离:在今安徽凤阳县境内),薳启强城巢(巢:即居巢,在今安徽寿县),然丹城州来。东国水,不可以城。彭生罢赖之师。
  初,穆子(即鲁国公孙豹,又称穆叔,叔孙)去叔孙氏,及庚宗(庚宗:鲁国地名,在今山东泗水县),遇妇人,使私为食而宿焉。问其行,告之故,哭而送之。适齐,娶于国氏,生孟丙、仲壬。梦天压己,弗胜。顾而见人,黑而上偻(上偻:罗锅,驼背),深目而豭(豭jiā:公猪)喙。号之曰:「牛!助余!」乃胜之。旦而皆召其徒,无之。且曰:「志之。」及宣伯(宣伯:穆子的哥哥侨如)奔齐,馈之。宣伯曰:「鲁以先子之故,将存吾宗,必召女。召女,何如?」对曰:「愿之久矣。」鲁人召之,不告而归。既立,所宿庚宗之妇人,献以雉(妇人献雉,示已有了儿子)。问其姓(姓:指儿子),对曰:「余子长矣,能奉雉而从我矣。」召而见之,则所梦也。未问其名,号之曰:「牛!」曰:「唯」。皆召其徒,使视之,遂使为竖(竖:小官吏)。有宠,长使为政(政:家政)。公孙明知叔孙于齐,归,未逆国姜,子明取之。故怒,其子长而后使逆之。田于丘莸(丘莸:地名,地址不详),遂遇疾焉。竖牛欲乱其室而有之,强与孟盟,不可。叔孙为孟钟,曰:「尔未际(际:社交圈,上层社会),飨大夫以落之。」既具,使竖牛请日。入,弗谒。出,命之日。及宾至,闻钟声。牛曰:「孟有北妇人之客。」怒,将往,牛止之。宾出,使拘而杀诸外,牛又强与仲盟,不可。仲与公御(公御:昭公之御手)莱书观于公,公与之环。使牛入示之。入,不示。出,命佩之。牛谓叔孙:「见仲而何?(言让仲觐见昭公,确立继承地位怎么样?)」叔孙曰:「何为?」曰:「不见,既自见矣。公与之环而佩之矣。」遂逐之,奔齐。疾急,命召仲,牛许而不召。
  杜泄见,告之饥渴,授之戈。对曰:「求之而至,又何去焉?」竖牛曰:「夫子疾病,不欲见人。」使置馈于个(个:东厢房)而退。牛弗进,则置虚,命彻。十二月癸丑,叔孙不食。乙卯,卒。牛立昭子而相之。
  公使杜泄葬叔孙。竖牛赂叔仲、昭子与南遗(昭子:即叔仲带;南遗:季氏家臣),使恶杜泄于季孙而去之。杜泄将以路(路:路车)葬,且尽卿礼。南遗谓季孙曰:「叔孙未乘路,葬焉用之?且冢卿无路,介卿以葬(冢卿:指季孙;介卿:次卿),不亦左(左:不合规矩)乎?」季孙曰:「然。」使杜泄舍路。不可,曰:「夫子受命于朝,而聘于王。王思旧勋而赐之路。覆命而致之君,君不敢逆王命而复赐之,使三官书之。吾子为司徒,实书名。夫子为司马,与工正书服。孟孙为司空,以书勋。今死而弗以,同弃君命也。书在公府而弗以,是废三官也。若命服,生弗敢服,死又不以,将焉用之?」乃使以葬。
  季孙谋去中军。竖牛曰:「夫子固欲去之。(诬称叔孙早有此意)」
【译文】
  昭公四年春,周王朝历法的正月,许悼公前往楚国,楚灵王留下了他,同时留下了郑简公,再次到江南打猎,许悼公参加了田猎。
  楚灵王派椒举(伍举)前往晋国去游说诸侯的拥护,郑简公、许悼公在楚国等待,椒举传达楚灵王的指令说:“寡君派遣我前来的时候说:从前蒙贵国君主的恩惠,准予敝邑在宋国参与结盟,说:‘从前跟随晋国和楚国的国家以后互相朝见。’由于近年来多灾多难,寡人愿意讨取几位国君的欢心,派举前来请诸位有空的时候接受寡人的请求。各位如果四方边境没有忧患,那么就希望利用自己的影响向诸侯转达。”晋平公不想答应。司马侯说:“不行。楚灵王正势焰赫赫的时侯,上天也许是想满足他的愿望,以增加他的恶行,然后给予惩罚,也未可知。或者让他得以善终,这也是说不定的。晋国和楚国的霸业只有靠上天的护佑,不可互相争夺的。君主还是答应他吧,而修明德行以静观他的结局。如果他能积德行善,我们还要去事奉他,何况诸侯?如果他走向荒淫暴虐,楚国人自己会抛弃他,我们还用和谁去争夺霸主?”晋平公说:“晋国有三个条件可以免于危险,还有谁能和我们相比?国家的地势险要而多产马匹,齐国、楚国祸难又多。有这三条,到哪儿不能成功?”司马侯回答说:“仰仗地势险要和马匹众多,而对邻国幸灾乐祸,这是三条危险因素。四岳、三涂、阳城、太室、荆山、中南,都是九州中的险要地域,它们并不永远属于一姓人家所有。冀州的北部,是出产马的地方,并没有兴起强大的国家。仗着地势险要和马匹,不能高枕无忧,从古以来就是如此。因此先王致力于修明德行来供奉神明和睦国人,没有听说他们只是致力于地形险要和马匹的。邻国的祸难,不能幸灾乐祸。有时正是因为多有祸难而巩固了国家,开辟了疆土。有的则是没有祸难而丧失了国家,失掉了疆土,怎么能幸灾乐祸?齐国发生了仲孙的祸难,因而桓公得以成为霸主,到今天齐国还仰赖他的余荫。晋国发生了里克、丕郑的祸难因而文公回国,并且成为诸侯盟主。卫国、邢国没有祸难,敌人却灭了它们。所以别人的祸难是不能幸灾乐祸的。依仗以上三条,而不去修明政事和德行,挽救危亡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能够成功?您还是答应他们吧。殷纣王淫乱暴虐,文王仁慈和善。殷商因此灭亡,周朝因此兴起。难道只是在于争夺诸侯吗?”晋平公就答应了楚国使者的请求,派叔向回答说:“寡君因为有国家大事,所以不能在春秋两季按时亲自进见。至于诸侯,他们本来就追随贵国君主,何必再惠赐命令呢?”椒举就为楚灵王求婚晋国,晋平公答应了婚事。
  楚灵王向郑国子产询问说:“晋国会允许诸侯归顺我国吗?”子产说:“会允许君主的。晋平公贪图小小的安逸,志向不在于称霸诸侯。他的大夫们太多个人欲望,不能鼎力辅佐国君。在宋国的盟约又强调两国友好如同一个国家。如果不答应君主,宋国的盟约还有什么用?”楚灵王说:“诸侯会来觐见吗?”子产说:“一定会来的。他们信从在宋国的盟约,取得了君主您的欢心,不害怕晋国,为什么不来?不来的国家,大约只有鲁、卫、曹、邾几个国家吧!曹国害怕宋国,邾国畏惧鲁国,鲁国、卫国受齐国的威逼而亲近晋国,因此它们可能不来。其余的国家,是君主的威力所能达到的,谁敢不来?”楚灵王说:“那么我所要求的没有不行的了?”子产回答说:“追求在别人面前逞能,不行。和别人愿望相同,才能大获成功。”
  天上下了很大的冰雹。季武子向申丰询问说:“冰雹可以防止吗?”申丰说:“圣人在位,没有冰雹。即使有也不成其为灾害。在古代,太阳在虚宿和危宿的位置上(小寒大寒时节)就藏冰,昴宿和毕宿在早晨出现(清明谷雨时节)就把冰取出来。当藏冰的时节,深山穷谷,凝聚着阴寒之气,就在这里凿取。当把冰取出来的时候,朝廷上有禄位的人,迎宾、用膳、丧事、祭祀,就使用这些冰块。当收藏冰的时候,用黑色的公羊和黑色的黍子来祭祀司寒之神。当把冰取出的时候,门上挂上桃木弓、荆棘箭,来消除灾祸。冰块的收藏取用都按一定的时令。凡是禄位足以吃肉的官员,都是有资格用冰的。大夫和妻子死后洗擦身体要用冰。祭祀司寒之神而加以收藏,奉献羔羊祭祖时打开冰室,国君最先使用。大火星出现的时候而分配完毕,从大夫和他们的妻子以至于老弱有病的,没有人不分到冰块。山虞(小官)在深山中凿取冰,县正运输,舆人交付,隶人收藏。冰块由于寒风凛冽而坚固,而由于春风温煦而取出使用。它的收藏周密,它的使用普遍,那么就会冬天没有温暖,夏天没有阴寒,春天没有凄风,秋天没有苦雨,雷鸣不伤人,霜雹不成灾,瘟疫不流行,百姓不会死于传染病。现在收藏着河川池塘的冰块放在那里不用,风不散而草木凋零,雷不鸣而牲畜伤亡,冰雹成灾,谁能够防御它?《诗经·豳风·七月》这首的最后一章,就是讲藏冰的道理。”
这年夏季,诸侯纷纷前往楚国,鲁国、卫国、曹国、邾国没有参加会晤。曹国、邾国以国内动乱来推辞,鲁昭公用祭祖来推辞,卫襄公用生病来推辞。郑简公先在申地等待。六月十六日,楚灵王在申地会晤诸侯。椒举对楚灵王说:“臣下听说,诸侯不服从别的,只服从礼法。现在君王刚刚得到诸侯拥戴,对礼仪可要千万谨慎啊。楚国霸业成功与否,都在这次会见了。夏启有钧台的宴享,商汤有景亳的命令,周武王有孟津的盟誓,周成王有岐阳的田猎,周康王有鄷宫的朝觐,周穆王有涂山的会见,齐桓公有召陵的会师,晋文公有践土的会盟。君主您打算采用哪一种?宋国的左师(向戌)、郑国的子产(公孙侨)都在这里,他们是诸侯大夫中的佼佼者,君主您可以遴选任用。”楚灵王说:“我想采用齐桓公的方式。”楚灵王派人向左师和子产询问礼仪。左师说:“小国修习礼仪,大国使用礼仪,岂敢不进献所知道的事情?”于是献上公侯会合诸侯的礼仪六项。子产说:“小国以事奉大国作为职责,岂敢不进献应该做的事情?”于是献上了伯爵、子爵、男爵会见公爵的礼仪六项。君子认为左师善于保持前代的札仪,子产善于辅佐小国。楚灵王让椒举侍从在身后,以便纠正错误,直到事情结束,没有提出任何纠正的意见。楚灵王问他什么缘故,椒举回答说:“他们说的礼仪,我没有见到的有六项,又怎敢纠正?”宋国的太子佐到得太晚,楚灵王在武城打猎,很久没有接见他。椒举请楚灵王辞谢他。楚灵王派使者前去,说:“在武城正有祭祀宗庙的事情,寡君将要把财礼敬献给宗庙,谨为不能及时接见您而致意。”
  徐国的国君,是吴国女子所生,楚灵王认为他有二心,所以在申地把他拘捕了。
楚灵王在诸侯面前表现得非常骄狂。椒举说:“六王、二公的事情,都是向诸侯展示礼仪,诸侯因此而听命。夏桀在仍地会见诸侯的时候,有缗背叛了他。商纣在黎地打猎的时候,东夷背叛了他。周幽王在太室举行诸侯盟会,戎狄背叛了他。他们都是因为向诸侯显示骄狂,诸侯因此而违命。现在君主过于骄狂,恐怕不会成功吧!”楚灵王根本听不进去。
  子产见到左师像戌说:“我不担心楚国威胁了。楚王骄狂又不听劝谏,不超过十年就得出事。”左师说:“是的。没有十年的骄狂,他的邪恶传播不远。邪恶远播然后才会被抛弃。善也像恶一样,德行远播然后才能兴盛。”
  秋七月,楚灵王带领诸侯进攻吴国,宋国太子佐、郑简公先行回国。宋国的华费遂、郑国的大夫跟随联军而去。派屈申包围朱方,八月某日,攻下了朱方,逮住了齐国的庆封而把他的族人全部灭掉了。将要诛戮庆封的时候,椒举说:“臣听说没有缺点的人才可以诛杀别人。庆封就因为违逆君命,才落到这般下场,他肯不吭一声地被杀戮吗?如果一定要把他的恶行传遍诸侯,何必呢?”楚灵王不听,让庆封背上一柄大斧头,在诸侯军队中游街示众,让他说:“不要有人像齐国的庆封那样杀死他的国君,削弱国君的孤儿,并和他的大夫结党!”庆封却说:“不要有人像楚共王的庶子围,杀死了他的国君——哥哥的儿子麇取而代之,来和诸侯盟会!”楚灵王赶紧让人把他杀了。
  楚灵王于是就带领诸侯灭掉了赖国。赖国的国君反绑着两手,嘴里叼着玉璧,士袒露着脊背,抬着棺材跟着,到了诸侯中军之中。楚灵王向椒举询问,椒举回答说:“成王攻克许国的时候,许僖公就像这样。成王亲手解除了捆绑他的绳索,接受了他的玉璧,烧掉了他的棺材。”楚灵王听从了他的意见。把赖国迁移到鄢地。楚灵王想要把许国迁移到赖国,派鬬韦龟和公子弃疾为许国建筑了都城后才回国。申无宇说:“楚国祸难将会从这里开始了。召集诸侯前来,攻打别国得胜,在边境筑城,诸侯没有人敢争辩,国君做事随心所欲,百姓能够安居吗?百姓不能安居乐业,谁能够受得了?不能忍受国君的命令,就会发生祸乱。”
  九月,我国取得鄫国,这是说事情实现得很容易。莒国发生动乱,著丘公即位而不去安抚鄫国,鄫国背叛莒国而来,所以说“取”。凡是攻下城邑,不用武力叫做“取”。
  郑国的子产制订丘赋的制度,国内的人们指责他,说:“他的父亲横死在路上,他自己像蝎子的尾巴般狠毒,还在国内发布命令,国家将要怎么着?”子宽把这话告诉了子产。子产说:“这有什么妨害?如果对国家有利,生死都不必计较。而且我听说做好事的不改变他的法度,所以能够成功。黎民百姓不能放任,法都不能遂意更改。有首诗歌说:‘在礼义上没有过错,何必担心别人说三道四。’我将坚持不变。”浑罕(子宽)说:“国氏恐怕快要灭亡了!君子制订法令不够厚道,它的弊病尚且是贪婪。在贪婪的基础上制定法令,后果将会怎么样呢?姬姓诸国蔡国和曹国、滕国大约要先灭亡吧!因为它们逼近大国而没有礼仪。郑国将会在卫国之前灭亡,因为它逼近大国而没有法度。政策法令不遵循法度,而由个人意志来决定。百姓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哪里能够尊敬上面的人?”
  冬季,吴国进攻楚国,进入棘地、栎地、麻地,以报复朱方那次战役的失利。楚国沈邑长官射奔赴夏汭应敌,箴邑长官宜咎在钟离筑城防御,薳启彊在巢地筑城防御,然丹在州来筑城防御。楚国东部地区发生了水灾,不能筑城。彭生停止了赖地的筑城任务。
  当初,穆子(叔孙豹)离开本宗叔孙氏,到了庚宗,遇到一个女人,让她私下弄点东西吃了以后就和她睡在了一起。女人问他的行踪,穆子就把原因告诉了她,她哭着送走了穆子。到了齐国,穆子娶了国氏女子为妻,生了孟丙、仲壬。穆子梦见天塌下来压着自己,要顶不住了,回头一看,见到一个人,黑皮肤,驼着背,眼窝深陷,猪拱嘴,就大喊说:“牛,快来帮我!”这才顶住了。早晨起来召见手下人,没有像梦中见到的那个人,就说:“记住这个人!”等到宣伯(宣伯侨如)逃亡到齐国,穆子送给他一些食物(或请他吃饭)。宣伯说:“鲁国由于我们先人的缘故,将会保存我们的宗族,一定会召你回去的。要是召你回去,怎么办?”穆子回答说:“早就希望回国了。”鲁国人召他回去,他没有告诉宣伯就走了。穆子立为卿以后,在庚宗和他睡觉的女人献上了一只野鸡。穆子问他儿子的情况,她回答说:“我儿子已经长大了,能够抱着野鸡跟着我了。”把孩子召来一看,特像穆子所梦见的那个人。穆子没有问他的名字,就喊他叫“牛”,孩子回答说:“是我。”穆子把手下人都召来让他们看这个孩子,就让他做了一个小臣。牛受到穆子崇信,长大以后就让他主管家政。穆子在齐国的时候公孙明和他交往密切,穆子回国后,没有去接国姜,公孙明娶了她。穆子生气妻子改嫁,等两个儿了长大以后才派人去接了回来。
  穆子在丘莸打猎的时候,生了病。竖牛想要搅乱他的家室而自己占有家产,死活要和孟丙盟誓,孟丙不同意。穆子为孟丙铸造了一口钟,说:“你还没有正式进入社交场合,在为大夫们举行享礼的时候,再为你举行钟的落成典礼。”孟丙将享礼准备好了,让竖牛请穆子定了日期。竖牛进去了,却不报告这件事。出来,假说穆子命令定了日期。等到那天宾客来到的时候,穆子听到了钟声。竖牛说:“孟丙那里有齐国女人的客人。”穆子很生气,准备前去看个究竟,竖牛阻止了他。客人出去以后,穆子派人拘禁了孟丙并在外边把他杀了。竖牛又死活要和仲壬盟誓,仲壬不同意。仲壬和昭公的御者莱书在昭公宫中游玩,昭公赐给他一个玉环。仲壬让竖牛送去给穆子看。竖牛进去后没有给他看。出来后,假说穆子命令让仲壬佩戴。竖牛对穆子说:“让仲壬见见国君怎么样?”穆子说:“为什么?”竖牛说:“您不让他进见,他自己已经去见过了,国君给他的玉环佩都带在身上了。”穆子就把仲壬也赶走了,仲壬逃亡到齐国。穆子病危,命令召仲壬回来,竖牛虽答应了,却不去召他回来。
  家臣杜泄进见,穆子告诉他自己又饥又渴,把戈交给杜泄让他去杀死竖牛。杜泄回答说:“寻找他,他来了,为什么又要去掉他?”这期间竖牛说:“他老人家病得很重,不想见人。”让别人把送来的食物放在厢房里,就退出去。竖牛不把食物送进去,反而倒掉了,让人撤走了食盒。十二月二十六日,穆子吃不到东西,二十八日饿死了。竖牛立了昭子并辅佐他。
鲁昭公派杜泄安葬穆子,竖牛把财货送给叔仲、昭子和南遗,让他们在季孙那里诋毁杜泄,而除掉他。杜泄准备用路车随葬,并且全部按照卿的礼仪安葬。南遗对季孙说:“叔孙生前没有乘坐过路车,怎么能用路车安葬?而且正卿没有路车,副卿用来随葬,那不是不正常吗?”季孙说:“是的。”就让杜泄不要使用路车随葬。杜泄不同意,说:“他老人家接受国家的使命,到天子那里聘问,天子念及他过去的功勋而赐给他路车,回来复命时他把路车上交国君。国君不敢违逆天子的命令而再次赐给他,让三个史官记载了这件事。您作为司徒,记载姓名。他老人家作为司马,让工正记载车服。孟孙作为司空,以记载功勋。现在他死了而不用路车,这是藐视国君的命令。书册藏在公府而不实行,这是废弃三个史官。如果国君命令使用的车服,活着时不敢用,死了又不用来随葬,哪里还用得着它?”季孙这才让他用路车随葬。
  季孙策划撤掉中军。竖牛说:“他老人家本来就想去掉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道学论坛 ( 豫ICP备05017874-1号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1  

GMT+8, 2017-11-20 19:51 , Processed in 0.79208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