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道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回复: 0

《春秋左传》研读 襄公三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沂蒙山人 于 2017-3-20 08:50 编辑

               襄公三年
(鲁襄公三年为公元前570年,周灵王二年,晋悼公四年,齐灵公十二年,卫献公七年,蔡景公二十二年,郑僖公髡顽元年,曹成公八年,陈成公二十九年,杞桓公六十七年,宋平公六年,秦景公七年,楚共王二十一年,许灵公二十二年,吴寿梦十六年)
【经】
三年.
春,楚公子婴齐帅师伐吴。公如晋。
夏四月壬戌,公及晋侯盟于长樗(长樗chū:晋国地名地址不详)。公至自晋。六月,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郑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己未,同盟于鸡泽。陈侯使袁侨如会。戊寅,叔孙豹及诸侯之大夫及陈袁侨盟。
秋,公至自会。
冬,晋荀罃帅师伐许。荀罃,即智武姬姓智氏,名罃,字子羽,谥号,史称智武子(知武子)。春秋晋国卿士,曾任晋国中军元帅,是智氏家族第一位正卿。因智氏出自荀氏,故又多称荀罃智庄子之子,荀林父之侄,荀庚堂弟。晋国霸业复兴的最著功勋之臣,政治家、军事统帅。
【译文】
襄公三年。
春天,楚国公子婴齐率领军队攻伐吴国。襄公前往晋国朝见晋悼公。
夏四月二十五,襄公与晋悼公在长樗结盟。襄公从晋国归来。六月间,襄公会晤了单顷公、晋悼公、宋平公、卫献公、郑僖公、莒国犁比公、邾宣公、齐世子光。六月二十三,诸侯在鸡泽成功结盟。陈成公派遣袁侨如会。这个月某一天,叔孙豹又与诸侯之大夫以及陈国袁侨结盟。
秋天襄公与诸侯会议后议归来。
这年冬天,晋国荀罃率领军队攻伐许国。
【传】
  三年春,楚子重伐吴,为简(简:选练)之师,克鸠兹(鸠兹:吴国地名),至于衡山(衡山:吴国地名)。使邓廖帅组甲三百、被练三千以侵吴(组甲:生线连缀的盔甲,昂贵却结实;被练:熟丝连缀的甲片,不如组甲坚固)。吴人要而击之,获邓廖。其能免者,组甲八十、被练三百而已。子重归,既饮至,三日,吴人伐楚,取驾(驾:地名,在今安徽无为县)。驾,良邑也。邓廖,亦楚之良也。君子谓:「子重于是役也,所获不如所亡。」楚人以是咎子重。子重病之,遂遇心病而卒。
  公如晋,始朝也。夏,盟于长樗。孟献子相,公稽首。知武子曰:「天子在,而君辱稽首,寡君惧矣。」孟献子曰:「以敝邑介(介:介于,相隔)在东表,密迩仇雠,寡君将君是望,敢不稽首?」
  晋为郑服故,且欲修吴好,将合诸侯。使士匄告于齐曰:「寡君使匄,以岁之不易(岁之不易:诸侯纠纷不断),不虞之不戒,寡君愿与一二兄弟相见,以谋不协,请君临之,使匄乞盟。」齐侯欲勿许,而难为不协,乃盟于耏外(耏ér外:水名,即时水,齐都临淄西北处)。
  祁奚请老,晋侯问嗣焉。称解狐,其仇也(解狐与祁奚有很大过节),将立之而卒(解狐卒)。又问焉,对曰:「午(午:祁奚之子)也可。」于是羊舌职(祁奚的副将)死矣,晋侯曰:「孰可以代之?」对曰:「赤也可。(赤:羊舌赤,字伯华,羊舌职之子)」于是使祁午为中军尉,羊舌赤佐之。君子谓:「祁奚于是能举善矣。称其仇,不为谄。立其子,不为比。举其偏(偏:私人所好),不为党。《商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其祁奚之谓矣!解狐得举,祁午得位,伯华得官,建一官而三物成,能举善也夫!唯善,故能举其类。《诗》云:『惟其有之,是以似之。』(诗句见《诗经·小雅·裳裳者华》)祁奚有焉。」
六月,公会单顷公及诸侯。己未,同盟于鸡泽。
  晋侯使荀会逆吴子于淮上,吴子不至。
  楚子辛(公子壬夫的字,公子壬夫是楚穆王的儿子。)为令尹,侵欲于小国。陈成公使袁侨如会求成,晋侯使和组父告于诸侯。秋,叔孙豹及诸侯之大夫及陈袁侨盟,陈请服也。
  晋侯之弟扬干乱行(行:行伍,军队)于曲梁,魏绛戮其仆(仆:座驾御手)。晋侯怒,谓羊舌赤曰:「合诸侯以为荣也,扬干为戮,何辱如之?必杀魏绛,无失也!」对曰:「绛无贰志,事君不辟难,有罪不逃刑,其将来辞,何辱命焉?」言终,魏绛至,授仆人书,将伏剑。士鲂、张老止之。公读其书曰:「日君乏使,使臣斯(斯:司也)司马。臣闻【师众以顺为武,军事有死无犯为敬】。君合诸侯,臣敢不敬?君师不武,执事不敬,罪莫大焉。臣惧其死,以及扬干,无所逃罪。不能致训,至于用钺(用钺:用刑)。臣之罪重,敢有不从,以怒君心,请归死于司寇。」公跣而出,曰:「寡人之言,亲爱也。吾子之讨,军礼也。寡人有弟,弗能教训,使干大命,寡人之过也。子无重寡人之过,敢以为请。」
  晋侯以魏绛为能以刑佐民矣,反役,与之礼食,使佐新军。张老为中军司马,士富为候奄(候奄;侯人之头领)。
  楚司马公子何忌侵陈,陈叛故也。
  许灵公事楚,不会于鸡泽。冬,晋知武子帅师伐许。
【译文】
   襄公三年春,楚国的子重率军进攻吴国,选择了一支经过选拔的军队。攻克了鸠兹,到达了衡山。派遣邓廖率领穿组甲的车兵三百人、穿被练的步兵三千人入侵吴国。吴军拦阻并攻击楚军,俘掳了邓廖。免于战死及被俘的只有车兵八十人、被练的步兵三百人。子重回国,还在太庙祝捷慰劳,三天后,吴国人攻打楚国,占领了驾地。驾地,是楚国很好的城邑;邓廖,也是楚国的良将。君子认为子重在这次战役中,所得到的不如所失去的。楚国人因此责难子重。子重很不痛快,突发心肌梗死一命呜呼。
  鲁襄公到了晋国,这是第一次去朝见。夏季,两国君主在长樗会盟,孟献子辅佐完成礼仪。襄公行叩头礼。知武子说:“有天子在位,承蒙贵君行叩头大礼,寡君真有点承受不起。”孟献子说:“由于敝邑地近东海,紧挨着仇敌,寡君仰望贵君协助,哪里敢不叩头呢?”
  晋国由于郑国顺服的缘故,又想要和吴国修好,准备会合诸侯。派遣士匄告知齐国说:“寡君派匄前来,是由于近年来各国之间问题多多,对意外事故不加防备,寡君愿意和几位兄弟相见,来商讨解决彼此之间的纠葛。请君王光临,派匄来请求结盟。”齐灵公本想不答应,而又难于表示不团结,就在耏水之外结盟。
  祁奚请求退休,晋悼公问谁来接替他。祁奚称道解狐不错。解狐,是祁奚的仇人,晋悼公打算任命解狐,可是他却死了。晋悼公又问祁奚,祁奚回答说:“祁午也可以。”这时羊舌职也死了,晋悼公说:“谁可以接替他?”祁奚回答说:“羊舌赤可以胜任。”因此,晋悼公就派遣祁午做中军尉,羊舌赤为副职。君子认为:“祁奚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推举有德行的人。举荐他的仇人说不上是谄媚,推荐他的儿子说不上是自私,推举他的副手而说不上是结党。《商书》上说:‘不偏私不结党,君王之道坦荡荡。’这说的就是祁奚吧。解狐得到推荐,祁午得到安排,羊舌赤能有官位,敲定一个官位而成全三个人物,这是由于能够推举贤能的人的缘故啊。唯其本人有德行,才能推举类似他的好人。《诗经》上说,‘正因为本人具有美德,推举他的人才能和他相似’,祁奚就是这样的人。”
  六月,襄公会见单顷公和诸侯。六月二十三,在鸡泽会盟。
  晋悼公派遣荀会在淮河边上迎接吴子梦寿,吴子梦寿没有来。
  楚国的子辛做令尹,常常侵害小国以满足自己的私欲。陈成公派遣袁侨到会请求和好。晋悼公派遣和组父向诸侯报告。秋季,叔孙豹和诸侯的诸位大夫同陈国的袁侨结盟,这是由于陈国请求臣服的缘故。
晋悼公的弟弟扬干在曲梁扰乱军队的阵容,魏绛杀了他的御手。晋悼公很生气,对羊舌赤说:“会合诸侯,是件很荣耀的事情。扬干受到这样的侮辱,还有什么侮辱比这更大吗?一定要杀掉魏绛,不要让他跑了。”羊舌赤回答说:“魏绛办事一心为公,事奉国君不避危难,有了罪过不怕惩罚,他或许会来说明情况的,何必烦劳君主发布命令呢?”话刚说完,魏绛来了,把报告交给仆人呈送上去,自己准备抽剑自杀。士鲂、张老劝阻了他。晋悼公读了他的报告,报告说:“以前君王缺乏使唤的人,让臣下担任司马之职。臣下听说‘军队将士服从军纪叫做武,服务军旅宁死也不触犯军纪叫做敬’。君王会盟诸侯,臣下岂敢不执行军纪军法?主公的军队不武,办事的人不敬,没有比这再大的罪过了。臣下畏惧他们触犯死罪,因而连累到扬干,无法逃避罪责。臣下未能事先教导全军,以至于发生事故动用了斧钺,臣下的罪过很重,岂敢不服从惩罚来激怒君主呢?谨请回去死在司寇那里。”晋悼公光着脚丫子赶紧走出来,说:“寡人的话,是出于对兄弟的私溺;大夫杀杨干,是按军法从事。寡人有弟弟,没有能够教育好他,而让他触犯了军令,这是寡人的过错。您就不要再加重寡人的过错了,谨请宽恕。”
  晋悼公认为魏绛能够用刑罚来治理百姓了,从盟会回国,在太庙设宴招待魏绛,任命他为新军副帅。张老为中军司马,士富为侦察部队首领。
   楚国的司马公子何忌率军入侵陈国,这是由于陈国背叛了楚国的缘故。
  许灵公甘心事奉楚国,不参加鸡泽的会见。冬季,晋国的知武子领兵讨伐许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道学论坛 ( 豫ICP备05017874-1号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1  

GMT+8, 2017-9-20 17:31 , Processed in 0.4231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