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道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57|回复: 3

问道叹红楼(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19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如如散人 于 2013-5-25 10:41 编辑

      (四)《红楼梦》之隐密母文。《红楼梦》通部有庄子、孔孟、如来佛、《南华经》、《四书》、《五经》、《金刚经》、《心经》、《易经》等名,亦有庄子语、孔孟语、禅语等,但绝无李耳、李聃、老聃、老莱子名,无《道德经》语录,岂不怪哉!这正是曹雪芹有隐有见的高超笔法,隐寓着曹雪芹的深刻用意,欲彰而盖之。脂研斋有这样一条批语:“《石头记》立誓一笔不写一家文字。”即一笔不写老子《道德经》文字,密母文矣。一方面,《道德经》是道家文化经典的母文;另一方面,就其本身文本而言,“母”字亦常出现,老子李耳用来指代“”。如:   
       第二十章: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第二十五章: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
       第五十二章: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知其母,复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
       第五十九章:有国之母,可以长久;
       ……,等等。
       曹雪芹如何暗示隐密母文呢?《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原文
      “雨村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敏’字,旨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的是为此无疑矣。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行举止另是一样,不与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
       这段文即隐此意:“凡书”二字须反看,即非凡之书——《道德经》;“敏”字减一二笔即是“母文”。这正是曹雪芹要通过《红楼梦》特地表现大旨——老子《道德经》的大道思想:个人大道和治世大道。那么就纯粹老子及《道德经》又在哪些地方隐着呢?大致有:
       第一,前文我提到的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二十八回中以极隐喻手法写出了丹道功夫,前面贾宝玉与王夫人的对话即值得深究。原文是:
     “宝玉道:‘太太到不糊涂,都是叫‘金刚’、‘菩萨’支使糊涂了。’王夫人道:‘扯你娘的躁!又欠你老子捶你了。’宝玉笑道:‘我老子再不为这个捶我的。’”
       这个“老子”难道是贾宝玉的父亲贾政吗?非也,乃真老子,李耳也!若是贾政,岂有不捶之理!正因为贾宝玉讲的是太上老君的仙丹,并没有胡扯什么,老子李耳自然没有捶的道理。丹道功夫乃中国上古以来真人或仙人或圣人“口口相传不记文”,现在应该已经失传了!若说到丹道口诀,《西游记》里就有现成的,即菩提祖师教给孙悟空的那个,虽不是“祖祖相传古到今”的原版货,但基本的东西亦包含在里面了,绝无假冒伪劣!
       第二,同样在《红楼梦》第二十八回中,林黛玉的《葬花吟》后,贾宝玉有一段痴思。原文是:
“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使可解释这段悲伤。正是:
                       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
       这段话即隐寓着老子《道德经》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句话,但意思是反向推求;杳无所知的蠢物即大道也,老子《道德经》云:道隐无名。故脂批:“非大善知识道不出此等语来。”而“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即隐伏“李耳”,故脂批:二句作禅语参。
       第三,《红楼梦》第十六回关于大观园的修造有一段文隐有深意。原文写道:
      “自此后,各行匠役齐集,金银铜锡以及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条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烦再引,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皆可挪就前来。如此两处又甚近,凑来一处,省得许多财力,纵亦不敷,所添亦有限。全亏一个老明公号山子野者,一一筹画起造。”
      “老明公号山子野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先看脂批:“妙号,随事生名。”妙在何处?其实,“老明公号山子野者”即隐寓“老子”。同时又隐寓着老子的大道思想,即治世大道与个人大道。“明公”即光明公正,隐伏治世大道,这点容易明白。“山子野”谐音“善子夜”,即善于子夜,隐寓个人大道。为什么“善子夜”隐寓个人大道呢?请先看楚辞内丹学名篇《远游》中的一句话:“壹气孔神兮,于中夜存。”这个中夜与子夜是一义,并非时间概念上的午夜,即二十三点至凌晨一点。而是指一个人的心神处于某种特定高级状态。《西游记》中有“心主夜间修药物”之语,这个“夜间”即子夜、中夜,“药物”即是水中金,乃薛宝钗“金”的文化内涵。唐代崔希范真人《入药镜》中“一日内,十二辰,意所到,皆可为”亦是此义,天地哪有厌恶时辰的道理呢?一般人能“意所到”吗?会“意淫”吗?擅长“子夜”吗?常人心神一般处于普通状态,若处于某些低级阴暗状态,即是佛家所言之畜生道、饿鬼道及地狱之类了。
       同时《红楼梦》这段文字又为我们揭明了曹雪芹的理想社会——大观园是由四部分有机构成:一是会芳园及活水代表的大道思想;二是下人群房代表的民本思想;三是小巷私地代表的个人自由;四是贾赦旧园代表的法制思想。这里只作提示,具体详解散见文中。当然,这个理想社会在皇权专制制度下(母蝗虫)永远不可能会实现。
       第四,《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二十四孝》上“斑衣戏彩”的故事即隐伏孝子“老莱子”的故事。老莱子是老子李耳的又一名字,而老子是总结“三皇羲风”的集大成人物,自然是“孝子”,能“引老祖宗笑一笑”。而贾珍等人则隐寓着败家子之意。
      第五,《红楼梦》中两次提到唐伯虎、唐寅;第十八回中唐朝诗人钱珝;第六十二回中“宝玉与宝钗射覆”特提及的“唐诗”;第六十三回中“花名签酒令”中特提到的“唐诗”;第七十六回“中秋夜即景联句”中特意提到的“唐书”、“唐志”等。《红楼梦》中怎么老是出现“唐”呢?唐者,谐音“聃”也,即老聃李耳也。唐诗、唐书则隐寓“《道德经》”也。
       ……
       通观《红楼梦》一书,正面看或者表面看,贾宝玉是畏怕老子——贾政的;背面看或者里面看,贾宝玉(曹雪芹)是推崇老子——李耳的。这也是曹雪芹《红楼梦》的真正创作意图——大力弘扬老子李耳大道思想!

      (五)复秦可卿真实面目一般人皆认为《红楼梦》中的秦可卿有淫乱之事,是淫荡之人,别说与公公贾珍关系暧昧,甚至与贾宝玉亦有一腿。这是最最典型的大俗眼。若这样认为,曹雪芹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红楼梦》当为大淫书,应立即销毁禁绝也!我为秦可卿悲,更为曹子雪芹伤也。秦可卿是《红楼梦》中极其重要的一个人物。君不见,关于秦可卿的回前诗与脂批等是何其多,皆是在提醒看官,可惜看官竟作耳傍风。知否?醒否?今天该是为秦可卿正名,还秦可卿清白的时候了,二百多年的窦娥冤呵!
       第一,秦可卿在《红楼梦》第五回出场中,一般人皆认为秦可卿卧室的香艳描写,曹雪芹在暗示秦氏是风月人物。果真这样吗?请先看原文: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阳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里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曹雪芹这种手法一路写来,脂研斋批道:“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不过,肉眼之人也真是太好瞒了!先看唐伯虎那幅画《海棠春睡图》,当然真正画名应为《海棠美人图》,但这无关紧要,画的是唐代杨贵妃酒醉后卧睡的美态。杨贵妃亦名杨太真,谐音“扬太真”;宋学士秦观秦太虚谐音“情太虚”。太真、太虚乃道也,杨太真、情太虚即弘扬大道、钟情大道之意。再看“宝镜”、“金盘”、“木瓜”,知丹道者还需我罗嗦吗?“寿阳”隐寓大道养生之功,“同昌”隐寓大道济世之功。“西子浣过的纱衾”隐寓“水”中而来,“红娘抱过的鸳枕”隐寓“火”中而来,也是丹道功夫上的意思。总而言之,从秦可卿卧室的描写,法眼之人一看便知秦可卿乃道心人也,是神仙一类人物。常人也自然只看到了表面——“香艳淫荡”矣。
       第二,从秦可卿的出身看,乃秦业从养生堂抱来的孤儿。何谓养生堂的孤儿?也。老子《道德经》中“天下希及之”岂虚言哉!过去封建社会是如此,今天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主义社会呢?君不见,今日街头满是养生堂、养生会所,请问哪个是以大道来养生?养生书籍林林总总,哪本是专讲大道来养生?好些的,拿《黄帝内经》等凑搭凑搭,炒炒冷饭;伪劣的,胡言乱语,歪门邪径而已;更可笑的是,从刘太医到张悟本到李一道长,社会上混子养生专家、骗子养生专家层出不穷。中国老祖宗几千年前批判的东西,今天竟然还能拿来混骗人!有人说,中国百姓的健康素养差,使混子、骗子有机可乘。但须知:国无圣人,野狐满地。又何止是养生这一个行当?
       秦可卿小名唤可儿,“可儿”谐音“可耳”,即可以继承老子李耳大道的人。秦可卿乳名兼美,表面意思是兼具宝钗黛玉容貌之美,实质是兼具养生与济世之功能。字可卿者,谐音“可钦”,其情榜当为“情可钦”。请看脂研斋批语:一是“出名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二是“如此写出,可见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三是眉批“写可儿出身自养生堂,是褒中贬。后死封龙禁尉,是贬中褒。灵巧一至于此。”脂砚斋批语亦真多矣。先说“褒中贬”,褒者赞其养生功能,贬者竟是孤儿。前文已论述过“情”字即“道”字,何以天下人哭此情字?详见后文“讥失道”。曹雪芹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写出的道心人秦可卿若被误解为淫荡之人倒也值得曹雪芹一哭!我亦为曹雪芹一哭!
       秦业五旬上又生秦钟一子,老年得子,隐寓“老莱子”,即老子也,李耳也,楚国苦县厉乡人也。曹雪芹烟云模糊笔法高超矣。君不见,曹雪芹祖父曹寅,字子清,号楝亭,又号荔轩。楝者,苦楝,苦也。荔轩,厉乡也,可见曹雪芹大道思想的家世渊源。
       第三,从秦可卿的居所环境看,会芳园、天香楼、登仙阁、凝曦轩、逗蜂轩皆逗漏出大道色彩。会芳园的“会芳”二字,《会真记》的“会真”二字,与《五灯会元》的“会元”二字皆一义也;天香与秦可卿卧室中的“甜香”,对联中的“酒香”亦是一义。得道真人与得道高僧一般身上皆有香味,这是因为他们体内积极化学因子多,而已基本没有消极化学因子,如毒素之类。反映到《红楼梦》这样的文学作品中,道心人一般身上亦有香味。如林妹妹身上有一股幽香,“闻之令人醉魂酥骨”;薛宝钗身上有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当然这是吃了后天之金、冷香丸所致。至于酒香,乃是长生酒之香;登仙阁自不必赘言;凝曦谐音“凝羲”,一眼便可明白;“逗蜂”二字,脂批:轩名可思。一般人看到的是招蜂引蝶,法眼之人看到的是“窦风”,即汉武帝刘彻的祖母窦太后,出身孤儿,好黄老之学。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即以道家的清静无为思想治国,成绩斐然。那时的儒生儒术是上不得官方台面的。
       第四,从秦可卿梦托王熙凤之事,正如回前诗云:生死穷通何处真,英明难遏是精神。微密久藏偏自露,幻中梦里语惊人!《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中原文:
      “秦氏道:‘婶婶,你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日后可保永全了。’
     ……”
       秦可卿惊人之语,处处包含了大道思想,但又绝对不会有老子《道德经》上的原话,因为曹雪芹“立誓一笔不写一家文字”。这样的道理,这样的话语,也只有道心人方能说得出。有人认为只有身份高贵的人才说得出,若是这样,我们现在不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应还是大清国。爱新觉罗这些龙种身份不要太高贵,懂得的道理不要太精深。这显然是一个笑话而已,身份高贵而自身平庸甚至昏庸的人古往今来历史上比比皆是。“状元、榜眼难道就没有糊涂的不成?可知他们也有不能了悟的。”岂虚言哉!
       另外“树倒猢狲散”这句话乃曹寅当年常挂口头之语。鲁迅先生说曹雪芹善杂取种种人,秦可卿身上即有曹寅的神韵。当然还可能有曹颙的影子,曹颙不是早逝吗?我猜测,说不定曹颙就是“淫丧天香楼”。
       第五,世人皆取焦大语“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来讥秦可卿与贾珍的淫乱关系,俗不可耐也!如果你没有慧眼,看不出秦可卿是道心人;如果你没有慧眼,看不透中国道教的真实情况,如柳湘莲般“或看破那道士的妖术邪法”(这句话竟也可应在本朝),也就罢了。一个常人的基本逻辑分析判断能力,难道你也不具备吗?请看:
     (1)贾母对秦可卿的高度评价。《红楼梦》第五回中“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她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2)王熙凤与秦可卿的友善关系。《红楼梦》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中有较多细节描写,读者自去细看。再说,秦可卿若是淫乱之人,以王熙凤的品性,那必然是与贾瑞一样的禽兽人物,娘儿俩怎么可能很好呢?
     (3)秦可卿婆婆尤氏对可卿的关爱和定评。《红楼梦》第十四回尤氏一席话透露着许多信息。原文写道:
     “尤氏说:‘他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我说他:‘你且不必拘礼,早晚不必照例上来,你就好生养养罢。就是有亲戚一家儿来,有我呢,就有长辈们怪你,等我替你告诉。’连蓉哥我都嘱咐了,我说:‘你不许勒掯他,不许招他生气,叫他静静的养养就好了。他要想什么吃,只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没有,只管望你琏二婶子那里要去。倘或他有个好合歹,你再要娶这么一个媳妇,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所以我这两日好不烦心,焦的我了不得。偏偏今日早晨他兄弟来瞧他,……都告诉了他姐姐。婶子,你是知道那媳妇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兄弟,又是恼,又是气。……。婶子你说我心焦不心焦?况且如今又没个好大夫,我想到他这病上,我心里到像针扎了是的。你们知道有什么好大夫没有?’”
     (4)秦可卿的自我评定。《红楼梦》第十一回中凤姐、宝玉去看望秦可卿,“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子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到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合我好的。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公婆跟前未得孝顺一天;就是婶娘这样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顺的心,如今不能够了。……。”
     (5)贾宝玉闻听秦可卿死后的反应。“如今从梦中听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
     (6)合家老少上下闻听秦可卿死讯的反应。“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她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这一段文亦补出可卿素日之为人。
       以上种种,怎么说的通秦可卿是淫乱之人?根本说不通嘛!殊不知“爬灰”(符箓斋醮法事总是要烧一些似字非字、似画非画的东西,中国上古巫鬼之术演化而来)乃讥道教正一教也,“养小叔子”谐音“阳消缩子”,讥道教全真教也。陈撄宁先生(曾任新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曾言两派皆不是道家真面目,这是当然。道教远远没有反映老庄道家的文化精髓。这段文后,脂研斋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以二句批是段,聊慰石兄。”今天我把它说穿了,不知是不是“与人言”?宁府代表道家见后文解释。
       还有人取“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说事。这主要见于《红楼梦》第十三回回前批: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请问,秦可卿已病瘦得不成样子,还是一个大美人吗?还有能力和贾珍天香楼淫乱?有人认为删去四五页的天香楼一节必定是“黄色内容”,就是因为看到“淫”字之大脑兴奋。“淫”者,过度也。秦可卿病因无论是张友士的诊断,还是尤氏的分析,皆是思虑过度,隐寓道心人的忧世过度也。看看曹寅晚年的号:西堂扫花行者、盹翁、柳山聱叟,皆能看出其忧家忧世也。至于“遗簪”、“更衣”,我看到的是“遗真一”。请问,真一是什么?   (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龙元 +110 收起 理由
乐天老道 + 110 原创佳作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8-20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道兄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30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道友中秋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9-30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天老道 发表于 2012-9-30 08:29
祝道友中秋快乐!

谢谢!祝双节快乐,合家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道学论坛 ( 豫ICP备05017874-1号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1   

GMT+8, 2018-4-22 22:20 , Processed in 0.640625 second(s), 12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